为何中国足球老不行?看看这建成仅两年即将被拆除的13块球场吧!

酷热的盛夏,之于中国足球,却是永远的凉夏,甚至严冬。尤其在和近邻的对比中,总让人胸闷气短,满心冰凉。

刚结束的2021-22赛季英超联赛,攻入23球的孙兴慜,成为欧洲五大联赛史上首位夺得金靴的亚洲人;

深陷世界杯死亡之组的日本,在麒麟杯中先后以两个4比1,将劲旅巴拉圭和加纳斩落马下;

一拖再拖的中超联赛,终于赶在入夏草草开战,了无新意的赛会制,仍是熟悉的配方,没劲的味道。

败军之将李霄鹏,归国后没有得到任何官方安排和指示,全然不见国足考察队员,重组球队。

比起联赛和国字号的全面萎靡,更令球迷痛心的,是中国足球本就薄弱的群众基础,面临着再一次的摧残:

但更匪夷所思的,是数十块高标准建设的天然草球场,正面临着全面拆除的命运,

依山傍湖、气候宜人、风景优美、设施一流——凡是到过庐山西海国际体育训练基地的人们,无不为这块湖光山色中的基地选址竖起大拇指。

但鲜为人知的是,在训练基地动工之前,这块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却是一片常年撂荒的不毛之地。

野蛮生长的灌木,一人多高的芭茅草,在早年开发计划被叫停后,这里成了被人遗忘的角落。

位于南昌、合肥、武汉、长沙四大城市交界处,是这里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地产、养老、文旅,无一不可让这块亟待开发的“处女地”成为“掘金地”。

历经数年建设,如今的西海基地,已然建成13片标准11人制全天然草足球场,包含场内服务配套、住宿、餐饮、会议等设施,同时配套建设运动草坪研究中心、服务中心;

而这13块球场,全部选用具有出色密度和耐磨性的狗牙根品种摩纳哥(Monaco),与欧洲顶级联赛俱乐部训练场同草同种、同等规格养护;

历年来,这里接纳了数十支江西青少年球队,开展集训和比赛,见证了本土球队跻身全国青少年足球超级联赛、全国“体校杯”足球比赛,中国足协全国青少年联赛总决赛两支球队双双夺得小组头名。

但这并不妨碍热爱足球的江西人,在这块土地上或大或小的球场,尽情释放天性。

仅以基地所在的九江市为例,2020年,该市列入全国社会足球场地设施建设试点,立即争取到22片11人制社会足球场地中央预算内资金4400万元,年内22片球场全部开工;

仅2020年一年,九江共建成76块社会足球场地,全市每万人拥有0.735块足球场,超额完成了十三五目标任务;

当地常年从事足球运动的人口,突破1%,名列全国前茅;按照国际足联、中国足协的场地建设规范及标准建设的乐球足球公园,更堪称省内一流。

如何充实中国足球贫瘠群众基础?如何改变孩子们不看球、不踢球的积习?如何让学校和家长不再对足球持有偏见?

然而,当球场建设在这座城市方兴未艾,引领更多青少年投身足球时,这座城市最专业的足球训练基地,却面临着拆除的命运,这,无疑是莫大的反讽。YABO亚搏手机版APP

Related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