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全站 · 2021年9月16日 0

铭记76年前的胜利:回顾中国远征军滇缅抗战的感人事迹

中国小康网讯 今天,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在14年抗战中,中国人民以铮铮铁骨战强敌,以血肉之躯筑长城,以前仆后继赴国难,谱写了惊天地、泣鬼神的雄壮史诗。铭记76年前的胜利,带大家回顾中国远征军滇缅抗战的感人事迹。

“在阴暗的树下,在急流的水边/逝去的六月和七月,在无人的山间/你们的身体还挣扎着想要回返/而无名的野花已在头上开满。”这是诗人穆旦在《森林之魅——祭胡康河上的白骨》中的诗句。作为中国远征军的一员,他在诗中描写的是惨烈的“野人山大撤退”。

1942年3月8日,日军攻占缅甸首都仰光,切断了当时我国最重要的国际运输线路——滇缅公路,威逼印度和中国的大西南。为了保卫滇缅公路,中国政府抽调了十万名精兵组成远征军奔赴缅甸抗日。

中国远征军在缅甸浴血奋战,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但后来因为英军配合不力,远征军陷入腹背受敌的危险境地。5月上旬,中英军队开始撤退。日军切断了远征军的归国通道,少数战士跟随美国统帅去了印度,大部分战士都在杜聿明将军的带领下走进了野人山,他们准备从那里绕道回国。

野人山,又称胡康河谷,缅语意为“魔鬼居住的地方”。位于中印缅交界,绵延数千里,纵深二百多公里,山上森林蔽日,猛兽成群,毒虫遍地,传说还有野人出没,方圆数百里都是无人区。

1942年6月,数万名疲惫的远征军战士走进了这片凶险之地。原始森林“容量大如海”(穆旦《森林之魅》语),成千上万棵百年参天巨树,枝叶层层叠叠遮住天空,阳光都照不进来。偶尔看到斑驳的蔚蓝,大家就会精神一振。

到了夜晚,豺狼虎豹就开始出没,凄厉的兽吼响彻山谷,听得人毛骨悚然。战士们用芭蕉叶和树枝搭成简易棚子,每个面积大约三四平方米,只能容十个人,大家就挤在里面过夜。

有时,战士们要在河水里走两天才能上岸。大家的身子都泡得浮肿起来。进山十几天后,热带雨林的雨季到来了,天天都是倾盆大雨,战士们在泥泞中举步维艰,逢下山就裹着泥水滚下来。山洪爆发时震耳欲聋,一下子能冲走很多人。有一次,整个班的战士都被山洪冲走了。

地图这时也派不上用场,战士们经常是走了好几天又回到原点。回家的路异常的漫长。

进入野人山一个月后,部队开始断粮,在多名战士失去生命后,杜聿明将军只得把驮运物资的一百多匹战马都杀掉,让战士们饱餐一顿。战马吃完后,大家就开始吃皮鞋,腰带,连手枪皮套也成了食物。当这些东西也吃光以后,战士们就只能够靠树皮和草根来维系生命了。

有的战士看到河边长着野生魔芋,只是挖了一小块舔了舔,舌头便马上就肿起来,连话都不能说了;有的战士误食了有毒菌类,痛得满地打滚,但因为没有药品,大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失去生命。

多日以树皮和草根裹腹,很多战士的身体开始浮肿起来,走不动路了。有的战士“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野人山一到雨季,便成了蚂蟥的天下,热带雨林里到处都是。战士们在树下走,这些嗜血者就在树叶上窥伺,一旦人体触到树叶,它们就爬到皮肤吸血。缅甸蚂蟥体型硕大,一只大蚂蟥一次能吸一斤血!就是小蚂蟥也会从衣服缝隙钻进人的皮肤,吸血无声无息。等到战士们发现时,吸饱血的蚂蟥已经滚圆了。战士们每天都能从身上捉到一大把蚂蟥。

比蚂蟥还猖獗的就是巨蚊。野人山的蚊子翅膀展开,足有蜻蜓那么大,战士们被咬得浑身是红肿的大包,奇痒难忍。如果用手拼命地抓,皮肤鲜血淋漓。有时战士们走到沼泽地带,啸聚在那里的巨蚊成千上万,如黑云压城般大家扑来,纵使久经沙场的人,也会心惊胆颤。

战士们越往野人山纵深挺进,里面就越阴森恐怖。因为更加可怕的就是,传染病、瘴气开始在军队里流行,成千上万名战士倒下了,草棚和路边里堆满了尸体,散发出恶臭的味道,状极惨烈。

经历了太多战士失去生命,大家对死亡已经麻木了。很多人不再想能不能活着走出野人山,而只是在生命本能的驱使下机械地步履蹒跚着。

战士们找不到棚子住,就把路旁尸体挪一挪,睡在旁边。尸体经过蛆虫蚂蚁啮噬,巨蚊蚂蟥吸血,大雨河水冲刷,几小时之内就会变成累累白骨。因为头骨是圆的,所以风一吹就和身体分了家,在地上“骨碌碌”滚动。沿途有这么多同袍的白骨指引方向,战士们竟然不迷路了。

有一天,战士们艰难地爬上了一座陡峭的山峰,忽然看到远处有红红绿绿的军用帐篷,大家还以为是海市蜃楼。直到帐篷里有人出来招手,大家激动得热泪盈眶,兴奋地高喊:“我们有救了!”

原来是部队与司令部取得了联系,盟军派飞机往森林里投下粮食衣物、药品电池、发报机降落伞等物资,降落伞被战士们做成帐篷,在里面设立了供给站。

几天以后,最后一批走出野人山的远征军战士,被送往位于印度兰姆伽的远征军基地。

中国远征军出国作战有十万之众,从战场生还的只有四万多人,而最终走出野人山,最后回到祖国怀抱的只有三千多人。最后,用穆旦《森林之魅》的结尾,向这些把为了人类和平,而把热血洒向异国的英灵们致敬——

你们死去为了要活的人们的生存/那白热的纷争还没有停止/你们却在森林的周期内,不再听闻/静静的,在那被遗忘的山坡上/还下着密雨,还吹着细风/没有人知道历史曾在此走过/留下了英灵化入树干而滋生……(子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