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55亚博 · 2021年9月6日 0

爱奇艺为什么要停掉《中国新说唱》?

随着爱奇艺在“爱奇艺世界大会”上官宣新的说唱综艺《少年Z说唱企划》,关于《中国新说唱》有没有下一季的疑问终于也尘埃落定了。这档改变了整个中文说唱圈的说唱综艺,在连续举办4年后还是走到了终点。

在我眼中,一档综艺如果停办,最大的理由是:无法吸引观众,赚不到钱了。作为一档彻底改变了中文说唱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商业价值的综艺,《中国新说唱》在2017-2019年一直处于一家独大的状态。

垄断意味着可以攫取绝大部分的利润,也意味着可以不做大的改变。尽管有《Listen Up》的存在,但这档没有背靠大平台的说唱比赛,显然和《中国新说唱》取得的关注度不在同一量级上。

但是,我们看到了《中国新说唱》在垄断背景下的难以为继:节目口碑持续走低,造星能力也大不如前。《中国新说唱2019》的冠军争夺战在杨和苏与黄旭两个“回锅肉”之间产生,这本身就已经传递出了“后继无人”的危险信号。

果不其然,2020年另外两档说唱综艺来势汹汹,誓要打破《中国新说唱》的一家独大。按理说,《说唱听我的》占有时间优势,选手资源也不逊色于《中国新说唱2020》,本来是大众眼中的一匹黑马,奈何节目口碑高开低走,未能阻击成功。

反而是与《中国新说唱2020》几乎同一时间开播的《说唱新世代》另辟蹊径,以全新的赛制、低龄的受众和考究的作品,跳出了《说唱听我的》一味模仿《中国新说唱》的怪圈,成功实现了“虎口夺食”。

从某种意义上说,处处透着“新鲜”的《说唱新世代》,口碑完胜强调“回忆”、“怀旧”的《中国新说唱2020》,也是说唱综艺在中国发展四年后的一次全新变革。

而爱奇艺方面的反应也足够迅速,他们早在年初就放出风声,表示今年会做《一周的说唱歌手》和《中国新说唱Z》。

两档节目一档给已经成名的说唱歌手打歌的机会,另一档则在选手方面细分下沉到18-24岁的“Z世代”。总而言之,像《中国新说唱》一样不分年龄、不分性别的说唱综艺,爱奇艺是不做了。

尽管四季节目中口碑最好的《中国有嘻哈》,也在播出之后遭到了巨大的非议,但等到《中国新说唱》真的停办时,我们又难免有些怀念这档节目曾带给我们的欢乐、震撼与感动。

负责任地说,如果没有《中国新说唱》,中国的说唱听众不会有如此庞大的规模,说唱音乐也无法在主流音乐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而对于说唱歌手来说,这两点都是最重要的,代表着自己坚持的热爱得到了认可,并且能够养活自己。所以我们见证了说唱歌手们的成名,而这些成名背后,离不开节目组提供的舞台,和打造的每一个名场面。

作为《中国新说唱》系列的开山之作,我们在今天回看《中国有嘻哈》,它仍然是一档无法复刻的现象级的综艺,这也是我们目前每周更新“梦回《有嘻哈》”系列的原因。

《中国有嘻哈》塑造了太多性格鲜明而迥异的选手,GAI、PG One、艾福杰尼、VaVa、Jony J、TT、Bridge、小白、黄旭等人都有各自的标签,也都拿出了自己质量过硬的代表作,在广大听众们还对说唱音乐一知半解时,就给了他们从人设到作品上的“完美第一印象”。

不仅留到最后的选手们令人印象深刻,在节目进程中每一位有节目效果的选手,节目组都没有错过。Ty.、法老、徐真真、孙八一、小青龙、大笑、蜜妞、欧阳靖、鬼卞

几乎每说一个名字,该选手的形象和对应的名场面就会自动浮现在脑海中,有的甚至深刻到让观众形成了刻板印象(比如蜜妞),这就是《中国有嘻哈》独有的魔力。

当然,同样让人着魔的还有吴亦凡对大狗说出的那句“你有Freestyle吗”,简单的一句话却借着节目的爆红,推动了一股全民Freestyle的风潮,这或许是节目组和吴亦凡本人都预料不到的。

《中国新说唱》在2018年年初对说唱严格管控的背景下萌芽,历经封杀浪潮的整个说唱圈都变得如履薄冰,节目能够有第二季并且依然在夏天上线,已经足够令人欣慰。

只不过,由于管控的逐渐收紧,节目组也开始了自我管控,火药味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溢出屏幕的Peace&Love。

这一季,大家更多记住了因为严格人设而被虎扑JRS开火的吴亦凡,以及与吴亦凡上演爱恨情仇的那吾克热,其实这一季的选手质量并不亚于《中国有嘻哈》。

杨和苏、刘柏辛、王齐铭、JD、Al Rocco、满舒克、万妮达、于意、王以太、艾热、功夫胖、派克特、法老、直火帮、小安迪、GALI

可是和《中国有嘻哈》截然不同的是,提到这些名字,我们很难想起多少“名场面”。甚至,我们还要想一想:小安迪、GALI等人,真的有过多少镜头吗?

相比于“你有Freestyle吗”的正常出圈,这一年由吴亦凡强推的“Skr”显得相当生硬。吴亦凡和虎扑的大战,出人意料地成就了以Diss一战成名的AR。

而相比之下,这一年的节目确实缺乏记忆点。最后艾热以75:25的巨大优势取得总冠军,似乎也已经在观众的预料之中,没了期待GAI与PG One谁能夺冠时的那份紧张。

《中国新说唱2019》在整体风格上试图找回《中国有嘻哈》的感觉,并且对赛制做了不少有利的调整。

本应在《中国新说唱》出现的大傻和刘聪,与新锐厂牌活死人的杨和苏、福克斯,这两队人马之间的较量成了节目组的一条主线,弥补了《中国新说唱》缺乏主线的问题。

然而凭空制造的Beef远远不如GAI和PG One真刀真枪的Beef来得有用,在14进8的比赛中,杨和苏与福克斯双双遭遇淘汰,CSC VS 活死人的主线意外中断,节目组又一次“乏善可陈”。

随后的比赛成为了刘聪、黄旭、杨和苏三人为主角的态势,他们鲜明的性格和过硬的作品,总算把场面一路撑到了总决赛。

这一季,节目组想用吴亦凡的人设转变和“Punchline”来制造话题,但所有的话题效果都不如守卫和小丑的一场Freestyle Battle。

除此之外,能让人记住的名场面或许也只有刘聪、黄旭、杨和苏等人精心准备的作品,在节目效果这块,《中国新说唱2019》显然达不到《中国有嘻哈》的高度。

刚刚结束未满一年的《中国新说唱2020》,则无需我们赘言。当海选的看点变成了“三小只”,当“回锅肉”充满了比赛的各个阶段,当魔王赛的魔王都明显高出参赛选手一档实力时,这档节目确实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也许唯一的亮点,只剩下一首《经济舱》。

可能有很多人会说,《中国新说唱》诞生了非常多的金曲。但是我们需要搞清楚先后关系:在绝大部分的情况下,是rapper们自己做出了好歌,在节目上表演出来,然后成为了“金曲”。像PG One的《中二病》、GAI的《苦行僧》、宝石Gem的《野狼Disco》,都属于“拿歌上去演”。

当然,《中国新说唱》也确实催生过一批金曲,比如小青龙辉子合作的《Time》、艾热李佳隆的《星球坠落》,比如Kafe.Hu说“这首歌的现场我没词可以套”的《经济舱》,比如杨和苏的《兔八哥》,都属于“因为节目要求去写/去改”而产生的优质歌曲。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新说唱》的确也作出了有益的贡献。

总之,2021年,我们看不到《中国新说唱》了。陪伴我们四年的吴亦凡和潘玮柏,也彻底告别了这档节目。值得欣慰的是,车澈那句“《中国新说唱》是中文说唱的唯一出口”遭到了打脸,如今的说唱歌手们有相当之多平台和渠道可选择,反而优秀的作品成了真正稀缺的东西。希望《中国新说唱》的终结,不是中文说唱热度的终结,而是一个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