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全站 · 2021年8月28日 0

我是特种兵3之火凤凰电视剧全集剧情1-62集介绍大结局(组图)

《我是特种兵3之火凤凰》是讲述女子特战部队的故事。21世纪是一个人才和高科技主宰战争的世纪,我军区高层研究决定由雷战带领狼牙特种旅黑鹰突击队去选拔组建一支女子特战队—一支代号为“火凤凰”的奇兵。清华的高材生列兵叶寸心、体工队拳道高手沈兰妮、军医何璐、陆航团的彝族女子曲比阿卓、文工团演员唐笑笑、防化团炊事班的田果、欧阳倩和担任特战队教导员谭晓琳这八名女兵来自于不同部队的不同职位,她们怀揣着各自的理想集结在一起。近乎残忍的训练和实战让她们逐渐蜕变,最终以一个真正军人的姿态重新绽放生命,凤凰涅槃。

由南京军区前线文工团承制,幸福蓝海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投资,童苡萱、程愫、徐佳、刘晓洁等演员主演的大型青春、励志、军旅偶像剧《特种兵之火凤凰》正在江苏卫视黄金时段火热播出。她们怀揣着各自的理想集结在一起。近乎残忍的训练和实战让她们逐渐蜕变,最终以一个真正军人的姿态重新绽放生命,凤凰涅槃。

欧阳倩—童苡萱(饰演) 防化团话务班、南大学生化学系、闻香后改为蚊香(上等兵)

沈兰妮—安雅萍(饰演) 跆拳道锦标赛亚军、灭害灵(文职干部,后改授中尉军衔)

安然(紫罗兰)—万茜(饰演) 狼牙特战基地参谋、卧底侦察员,雷战的未婚妻,代号紫罗兰,中尉

唐笑笑—甘露(饰演) 东南军区文工团舞蹈演员、芭比(文职干部,后改授中尉军衔)

胡志远—洪卫(饰演) 老狐狸,中国陆军狼牙特战基地雷电突击队参谋士官(一级军士长)

士兵雷战打算和女兵安然结婚,两个人来到军队上级申请结婚,安然拿着申请资料走了进去,雷战十分焦急在外面等待。安然出来之后,故意装作非常沮丧的样子,雷战十分失望,以为审批没有通过。结果其实是通过了,安然拿着资料十分开心。两个人在操场上追来追去,十分开心。安然肚子忽然疼痛,原来是来了例假,雷战十分着急,忙着照顾对方。雷战执行新的任务,一群人从飞机上下来,直接进入到一片水泽之中,端着武器开始往岸上走去。雷战心中总有种忐忑不安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士兵们各自潜伏,雷战听到手下报告说,前面有一辆汽车。一行人开始前进,发现一条路上站着很多的带枪的男人。

安然和刘老板穿着便衣从一辆汽车上面走了下来,忽然旁边响起了枪声,几个人连忙隐蔽。安然是隐蔽进敌人的便衣,负责监控刘老板。这个时候有一架直升机开了过来,上面有人在喊要求匪徒投降的话,地面和空中配合打击,匪徒很快被全部击毙,安然也持枪挟持了刘老板。结果一个不觉察,刘老板抢走了安然的枪,并且挟持了安然。刘老板威胁雷战放下,但是安然大声呼喊要求雷战开枪。雷战犹豫再三最终下令开枪,刘老板中枪身亡。但是刘老板负死顽抗,临死前拉响了手雷,和安然同归于尽。

安然执行任务身亡,雷战十分悲伤。过了几个月,上级要求雷战返回部队,成立女子特种兵部队。雷战开始组建女子部队,打算招募到了一批女兵。军队中有一个叫做叶存心的女兵,不服从班长的指导,班长十分生气。这个时候营长走了过来,班长打算让营长教训叶寸心,结果营长看到叶寸心的站姿,表示叶寸心的站姿十分合格,眼中有杀气,很符合标准。

叶寸心和班长发生争执,不服从班长的指导,班长十分生气。这个时候营长走了过来,班长打算让营长教训叶寸心,结果营长看到叶寸心的站姿,反而表示叶寸心的站姿十分合格,眼中有杀气,很符合标准。班长故意问起来为什么叶寸心有杀气,结果叶寸心直接表示因为对班长不满。营长教训叶寸心不能对同志有这种态度,结果叶寸心直接表示自己要退伍,这让营长十分生气,教训了对方一顿。连长也十分头疼这个新兵,带着叶寸心进入办公室。叶寸心连连抱怨自己的不痛快,这个时候营长从外面走了进来,告诉叶寸心部队要成立一个女子特种部队,询问叶寸心是否有意。

在外国的某个基地里面,中国女医生何璐正在此服役。外籍长官企图指挥何璐,但是何璐并不听从,只顾自己行动。何璐正在手术室里面做手术,结果有匪徒带着来到这里闹事。护士非常惊慌的告诉何璐有敌人闯进来了,但是河路不慌不忙,脱下来手术服换上军装,随即携带好自己的武器打算出去。何璐声称自己要出去打击敌人,并且和队友配合默契。何璐和战友击败了敌人,但是这些敌人并不是真正的敌人,而是对这群人的一个考验,何璐表现出色,得到了外国友人的好评,称赞中国军人十分了不起。

沈兰妮正在体育馆里训练,结果队长走过来递给沈兰妮一份资料。沈兰妮看完资料以后十分高兴,感谢队长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唐笑笑是文艺部队的一名士兵,得知军队要成立一个女子特种部队,唐笑笑决定加入。田果和欧阳倩被上司派去捅马蜂窝,两个人十分成功的完成了这个任务。谭晓琳作为第一个来到女子特种部队的女兵,男兵们摩拳擦掌,打算给对方个下马威……

谭晓琳作为第一个来到女子特种部队的女兵,男兵们摩拳擦掌,打算给对方个下马威。谭晓琳面对男兵们的为难十分尴尬,并且认为这种训练方式太过分了。但是以雷战为首的一众男人却表示这很正常。雷战带着谭晓琳上岸洗澡,谭晓琳看着简陋的木屋十分为难,但是被雷战的语言激发,谭晓琳还是脱下衣服洗了起来。随后女兵们开始逐渐来到训练营地,下车后女生们开始对这个地方十分好奇。唐笑笑看到男兵身材健美,十分羡慕。雷战开始带领着所有的女兵进入泥浆池开始训练,女兵们十分不适应,谭晓琳再次表示抗议,但是雷战只装作没有听到,继续让对方训练。

叶寸心打算给雷战找个麻烦,爬到树上打算拿弹弓射击雷战,结果被雷战毫不迟疑的给用镜子反射的光线晃花了眼睛,叶寸心失去了目标,并且明白自己已经被发现,十分沮丧。叶寸心从树下下来,被雷战教训了一顿。几个女兵继续在泥浆池里面训练,雷战表示如果有坚持不住的可以退出,实在坚持不下去的几个女生开始打退堂鼓。欧阳倩和田果也在这一群人之中,欧阳倩训练感觉十分受不了了,打算退出,但是田果鼓励欧阳倩绝对不要退出,两个人咬牙坚持了下去。

第二天训练接着进行,女兵们在泥浆池里面做俯卧撑十分狼狈,而一旁的男兵们严密的监控着这群女兵,表示不可以退出训练。谭晓琳受不来这种训练,跑去找首长反映这件事情。领导告诉谭晓琳要好好配合雷战的训练,无可奈何之下谭晓琳只能回去。休息时间女兵们十分疲倦,忙不迭的从泥浆池里面出来。谭晓琳和自己认识的首长打听雷战和其他教官的身份,首长告诉了谭晓琳这些人的身世背景……

雷战开始给女兵们开会,他拿出了女兵们所有的资料,并且开始念出她们的曾经的所有荣誉和经历,然后他拿出了打火机,表示这些荣誉都是过去,就连雷战自己对此都是不屑一顾,然后点燃了这些资料。女兵们十分生气,认为他无权烧掉她们曾经的荣誉。雷战表示这些都是她们曾经有过的荣誉,但是来到女子特种部队之后,所有的人必须忘掉从前后的的荣誉,重新开始。雷战向女兵们介绍自己,并且向这些女兵们介绍了自己的手下。雷战还专门拎出来谭晓琳向大家告知自己的身份,原来谭晓琳也是他们的新任教官之一。雷战带着女兵们训练,一群人开始训练怎么样手握冲锋枪。

女兵们开始学习怎样握枪,气氛十分紧张。老狐狸这个时候也来到了训练的地方,并且开始告诉女兵们她们几件改进型极限越野训练。哈雷作为这群女兵的本次任务领队带着一群人开始训练内容。谭晓琳问起来老狐狸训练的内容,老狐狸告诉她这次的具体任务要求,这让谭晓琳开始担心起来,因为任务十分的危险,并且可能会有人受伤。女兵们在山路上奔跑,一旁还有着雷战的手下乘车跟着监督他们。训练十分的消耗体力,不久之后一个女兵的身体就出现了状况,打算呼叫救护车,但是在伙伴的劝说下放弃了这个想法,咬牙坚持了下去。

雷战开始查阅女兵们的基本资料,并且和老狐狸谈起来这一次的女兵们的情况。这些女兵的情况各不相同,有的是拳术高手,但是有的只是后勤工作的职员。老狐狸感觉这种士兵并不适合后勤特种部队,雷战却保留了意见。雷战在资料中看到了一个叫做曲比阿卓的女兵,结果雷战若有所思,感觉这个女人似曾相识。女兵们坚持训练十分辛苦,在狼狗的追逐下拼命的向前奔跑着。谭晓琳和老狐狸对训练的方法产生了争执,老狐狸十分维护雷战,但是谭晓琳对于雷战十分不满。

谭晓琳和老狐狸对雷战训练女兵的方法产生了争执,老狐狸十分维护雷战,但是谭晓琳对于雷战十分不满。老狐狸解释说雷战是为了让女兵们能够快速的成长起来,这才会选择比较严格的方法。但是谭晓琳始终无法接受这个说法。女兵们直到夜幕降临才到达营地,几个人非常狼狈的奔向重点。曲比阿卓扶着唐笑笑来到重点,伙伴要要曲比阿卓放弃唐笑笑,但是曲比阿卓表示自己不能够抛弃战友。田果和欧阳倩即将来到终点,田果被一个男兵拿来的鸡腿诱惑了,幸好被欧阳倩拦下。一行人终于开始了漫长训练之后的休息,结果就在休息的空隙叶寸心和沈兰妮吵了起来,两个人大打出手。

沈兰妮武功高强,叶寸心不是对手。而就在这个时候老狐狸和雷战都来到了休息的地方,两个人看到了女兵们大打出手,但是并没有出手阻拦。不久之后叶寸心就力不能支,被另外一个女兵拦下,劝说两个人住手,但是叶寸心继续冲了上去,被沈兰妮击倒在地,结果叶寸心竟然摸出了自己的兵器……幸好这个时候谭晓琳走了过来,迅速的拦住了这两个人。老狐狸为了惩罚这两个人,要她们一起做俯卧撑。

雷战和老狐狸说起来谭晓琳的事情,认为谭晓琳不适合做教官,老狐狸和雷战说起来今天谭晓琳告诉自己和雷战争执的事情,并且表示他们两个人的想法确实存在差异。但是雷战一点都不在意也没有生气。两个人决定要注意女兵的训练情况,随时监控,绝对不能出现伤亡情况。在两个人谈话的间隙,雷战一直严密监控着正在做俯卧撑的叶寸心和沈兰妮。田果和欧阳倩因为来了例假导致身体不适住进了医务室,田果醒来之后头晕目眩,听到医生的问话还以为自己怀孕了,十分震惊……

田果和欧阳倩因为来了例假导致身体不适住进了医务室,田果醒来之后头晕目眩,听到医生的问话还以为自己怀孕了,十分震惊。军医给两个人端来热汤,田果十分开心。军医告诉这两个人汤是雷战吩咐准备的,这让田果和欧阳倩都十分惊讶……田果拿来治疗肚子痛的药,以为军医是妇科医生,但是军医哭笑不得的表示军队没有妇科医生。军医问起来谭晓琳的情况,田果正要说,结果被欧阳倩拉走了。叶寸心和沈兰妮终于做完了俯卧撑,两个人几乎不会走路了。叶寸心拒绝了战友的好意帮忙,这让田果十分不高兴,上前指责叶寸心不识好人心。

老狐狸和雷战继续就女子部队的事情展开讨论,老狐狸告诉雷战最好能够和谭晓琳两个人开诚布公的谈一谈,谭晓琳的位置十分尴尬,下面的女兵各种刁难和不听教管,如果雷战再和谭晓琳两个人关系不好那她的位置将会十分的尴尬。但是雷战不为所动,继续认为谭晓琳不适合教管这个位置。老狐狸十分无奈,但是一时也说服不了雷战。老狐狸转身打算离去,结果被雷战挽留下来一起打游戏,老狐狸十分爽快答应了。

第二天训练继续,雷战揪出了一个留着长发的女兵,表示对方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特种兵战士,这让女兵十分愤怒。随后雷战故意使用激将法,言语里各种瞧不起女兵,这让在下面站队的女兵们特别愤怒。随后他表示如果忍受不了这种说法的可以离开,一个女兵当即摘下自己的军帽放在国旗台子下面,沉默的表示自己要退出。跟着也有几个女兵表示自己要退出训练,看着她们几个要退出,唐笑笑也开始动摇了。唐笑笑摘下了自己的军帽,但是随即后悔,表示无论如何自己都将坚持下去。谭晓琳看到唐笑笑这样勇敢,自己也决定加入训练的队伍,一行留下的女兵开始签署一份遗书,说明自己如果在训练中有伤亡那么与部队无关。

唐笑笑一开始想要退出训练的队伍,但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毅然决定留在训练的队伍中。谭晓琳很是感动,决定自己也要加入训练的队伍,并且毫不迟疑的签下了遗书。女兵们开始下发身份号码牌子,一个女兵不喜欢自己的号码,要求换一个,但是派发的男兵表示不可能。另外一个女兵表示自己愿意和她交换,结果教管立刻扣了这个女兵的分数。一群人开始写自己的遗书,很多人想到父母和家人都十分伤心泣不成声。田果和欧阳倩十分悲伤的写完了自己的遗书。来到食堂吃饭的女兵被告知只有五分钟的时间能够让她们吃饭,结果她们开始吃饭才发现没有筷子。

食堂的人告诉她们用手直接抓着吃,这让女兵们十分生气,但是又无可奈何不能不吃饭,女兵们开始狼吞虎咽。训练继续进行,女兵们站在高压水枪下面被冲的东倒西歪,又有人相继退出。随即女兵们开始分组站在水池中被高压水枪冲击,又有女兵把自己的帽子放在了国旗下面,表示自己要退出。残酷的训练继续进行,女兵们除了要被高压水枪喷,还要在泥浆池中做俯卧撑,一行人全部弄得相当狼狈,一身肮脏,但是所有人都咬牙坚持着继续进行训练。

做完俯卧撑之后一行人开始穿越沼泽地进入大山,道路十分崎岖,还有女兵落到了水中,大叫救命。随后的道路上有女兵腿部受伤,不得已退出了集训。阎刚给女兵们展示如何在野外生存,告诉她们在野外什么都可以吃,并且给她们展示了怎么生吃虫子,这让女兵们感觉到十分恐怖,甚至有的人呕吐了出来。阎刚故意激将女兵们胆小懦弱,这让谭晓琳一鼓作气杀死了一只老鼠,并且开始吃生肉。女兵们开始受到鼓励,纷纷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打算开始生吃虫子。

阎刚给女兵们讲述野外生存的要求,并且当众演示生吃虫子,这让女兵们十分恶心。但是谭晓琳咬牙开始带头吃下了死老鼠,其他人仍然畏缩着不敢吃。老狐狸开始训斥这些女兵们所有人都要退出集训,如果这都受不了,怎么进行野外生存。女兵们十分不服气,表示自己的生存训练已经很好了,并且也不需要生吃那些虫子。欧阳倩因为肚子疼歪倒在床上,田果和其他的伙伴们细心的照顾欧阳倩,并且给她端来了热茶,欧阳倩十分感激。沈兰妮在厕所里面偷偷地吸烟,结果被叶寸心撞见了。叶寸心等在厕所外面,沈兰妮见到了叶寸心吓了一跳,以为叶寸心要去揭发自己。但是叶寸心表示自己并不是那样的人,并且和沈兰妮要了一根香烟,自己也抽了起来。

雷战和老狐狸正在打游戏,结果听到了有女兵逃走的消息,老狐狸当即安排人手去把几个女兵抓回来。雷战当即召开会议,当众宣布这几个女兵即将退出集训。老狐狸在人群中忽然间闻到了香烟的烟味,当即来到人群中寻找谁身上有香烟。沈兰妮自己站了出来,并且表示自己吸烟了。沈兰妮在雷战的要求下交出了香烟,而这个时候叶寸心也站了出来,表示自己也吸烟了。雷战当即给这两个人扣分并且惩罚。唐笑笑给女兵们分享自己的零食,而这个时候阎刚一行人走了尽力啊,开始进行宿舍检查。叶寸心藏在床铺下面的手机被人发现了,阎刚表示所有的女兵都要受到牵连,一行人在夜里来到了水池中开始进行训练,而这个时候天上竟然开始下大雨……

女兵们在大雨中继续进行训练,并且精神抖擞。第二天训练继续进行,不管是传递炸药包还是武装越野都相当的具有危险性。胡志远和雷战说起来这次的招募的女兵情况,雷战表示训练的还算差强人意。欧阳倩故意借口上厕所想要休息一会儿,但是被雷战看出来了。为了惩罚欧阳倩,雷战宣布要欧阳倩打扫一周的厕所,欧阳倩十分生气。

女兵们的残酷训练继续进行,一行人分为几人一组在水池中抬着木头跑步前进,十分辛苦。雷战走过来,宣布第一阶段到现在结束,这些人通过了本轮的考核,这让女兵们十分高兴。浴室里面的冷水也变成了热水,女兵们都十分高兴。雷战继续进行自己的高压训练政策,结果手下女兵表示雷战不应该轻视女性,雷战训斥了对方一顿。叶寸心对于雷战挑选队长以及副队的决策不满,认为应当有能力者居之,但是沈兰妮认为叶寸心的意见不妥,一行人的意见产生了分歧。胡志远给女兵们开会,宣布即将选出队长和副队长,并且这是轮流制度的,胡志远随即宣布了队长和副队的人选。

沈兰妮和叶寸心因为会议上面的争执闹了不愉快,何璐给回到宿舍的叶寸心端来水,结果被叶寸心冷面以对,何璐十分尴尬。叶寸心告诉沈兰妮自己一定会打败对方,但是沈兰妮不以为意,丝毫不把对方看在眼里。谭晓琳作为队长,和副队长路雪开始了自己的工作。路雪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人,提议队员们可以给自己取一个绰号。田果说自己可以叫做雷婆,结果曲比阿卓十分愤怒,说她不能够叫这个名字。田果也生气,两个人越争执越愤怒到最后竟然开始动起手来,幸好这个时候队员们都冲了上来阻止了这两个人。谭晓琳提议田果可以叫做开心果,田果比较喜欢这个名字,于是也就接受了。

一行人都拥有了自己的外号,十分开心。曲比阿卓想起来了自己小时候被雷战和特战队员救下的往事,十分感怀。曲比阿卓在心目中一直默默的称呼雷战为雷婆,所以才对田果的外号反应很大。就在这个时候谭晓琳走了过来,追问起来曲比阿卓为什么对这个名字反应如此之大,无可奈何之下,曲比阿卓只能告诉了谭晓琳当年发生的事情……

晚上曲比阿卓自己一个人在营房外面闷闷不乐,想到了之前自己被雷战救下来的场景,这是曲比阿卓小时候发生的事情。所以曲比阿卓白天才会对田果那个外号如此反对。谭晓琳走出来询问其曲比阿卓为什么白天和田果争执起来,不得已之下曲比阿卓只能告诉了谭晓琳自己小时候发生的事情,谭晓琳这才明白。而与此同时雷战看着电脑里曲比阿卓的资料,感觉曲比阿卓有种奇怪的熟悉感。训练中田果不仅在攀登墙壁的时候十分吃力,亚博全站甚至在水泥管中还被卡住了,田果和欧阳倩十分悲愤,心想一定要减肥。

欧阳倩有恐高症,攀登的时候十分害怕,田果一直努力安慰着欧阳倩,但是欧阳倩十分沮丧,感觉自己可能不适合这个兵种,产生了退出的想法,甚至来到了国旗下,摘下了自己军帽,想要退出。幸好这个时候谭晓琳来到了国旗下,劝告欧阳倩不要轻易退出,并且说欧阳倩的嗅觉十分厉害,可以考虑到时候进行这一方面的特长训练。叶寸心建议欧阳倩可以进行针对恐高症的训练,欧阳倩从很高的地方坠落下来,但是这个时候下面的战友一起用手臂接住了她,这让欧阳倩产生了信心,战友们之间的互相信任感给了欧阳倩跳下来的勇气,第一次欧阳倩眼睛蒙上了黑布,第二次欧阳倩摘下了黑布,第三次欧阳倩顺利的倒了下来……从此欧阳倩克服了恐高症。

雷战开始训练女兵们的枪法,雷战枪法十分厉害,但是表示其他的人枪法更加厉害,女兵们十分佩服。男兵开始展示自己的枪法,雷战指责女子部队的枪法都太差,并且让谭晓琳站在枪靶那边,自己开枪射击,以展示自己的枪法高潮,但是这让谭晓琳受到了惊吓,痛哭失声,女兵们纷纷指责雷战做的不对。曲比阿卓自己走出了队列,走向了国旗的方向,她坚持不下去了。雷战自己站在楼上拿着望远镜往下看,忽然间认出了曲比阿卓。看到曲比阿卓打算退出训练,雷战连忙走下楼……

曲比阿卓无法坚持下去残酷的训练,打算退出。而这个时候雷战正好站在楼上用望远镜往下看,雷战忽然认出了这个小姑娘就是自己当年救下来的小女孩。雷战匆匆的赶到楼下,并且告诉老狐狸自己绝对要留下来曲比阿卓。雷战说出了当年曾经对曲比阿卓说过的一句话,曲比阿卓十分惊讶。雷战认真的劝告曲比阿卓不要放弃,曲比阿卓很感动,答应一定要好好地训练,放弃了退出的念头。女兵们继续自己的训练,负重奔跑之后原本能够休息一会儿,结果雷战却开枪要求女兵们从山顶上再跑回去。

跑下山之后的测试是回答一张试卷,随后答题完成女兵们又开始了一轮奔跑。雷战开始一轮轮的检查试卷内容,阎刚也和雷战一起批阅试卷。田果和欧阳倩两个人在拼命地奔跑着,途中还不忘记两个人相互对一下试卷的答案,气喘吁吁。雷战和胡志远始终密切观察着女兵们的训练,并且要求加强练习。雷战不同意,认为现在的强度已经够了,但是老狐狸来到了训练场上,开始对女兵们进行高压水枪的冲击,但是女子部队并没有消减士气,而是大声的喊着口号丝毫不退宿,一旁的男兵看热闹也有一点感动了。胡志远随后命令女兵们开始负重前进,并且是要在水中。胡志远自己却是站在重物上面,让女兵们抬着自己和东西前进,女战士十分辛苦。随后休息时间,女兵们匆匆的开始吃午饭,午饭是几个包子。

刚刚吃了一点儿,胡志远随即要求女兵们进行训练。谭晓琳气不过出头抗议,表示这样对身体健康不利,会让肚子不舒服,特别是刚刚吃过东西就要进行高强度训练。但是胡志远充耳不闻,要求继续进行训练。在进行射击训练的时候,沈兰妮提出自己要休息,因为自己来了例假。但是阎刚故意装作听不懂,并且随即指出沈兰妮撒谎,因为前几天她刚刚来过。女兵们十分惊讶,因为阎刚一个男人竟然对这种事情记得如此清楚。

叶母思念女儿叶寸心,她打了一个电话到部队电台,希望电台工作人员可以转接给叶寸心,接电话的女兵不敢违反部队纪律,没有答应叶母的请求,叶母非常担心叶寸心的情况,称已经很久没有与女儿联系,被女兵回绝之后,她打电话给部队的一个朋友,希望朋友可以帮忙联系叶寸心。深夜女兵们睡觉,其中一个女兵苏醒过来,醒来之后糊里糊涂打算去站岗,直到同伴提醒她之后,她才回过神来继续睡觉。

曲比阿卓站岗的时候闷闷不乐喝酒,雷战深夜出巡发现有人喝酒,定晴一看是曲比阿卓,立即过去查看曲比阿卓的情况,曲比阿卓喝得脸色发红,心情郁闷到了极点,雷战放软语气批评她,提醒她已经违反了部队不准喝酒的命令,曲比阿卓看着雷战,含着眼泪等到心情转好,转身向宿舍方向走去。女兵们继续接受训练,胡志远拿起一台平板电脑一看,训练内容赫然是休息,他将训练内容说了出来,女兵们一听是休息,不由发出了欢呼声,所有人回到宿舍换上干净的衣服打算好好休息一天,胡志远回到工作室,笑称雷战开始懂得怜香惜玉。

女兵们在宿舍中换好衣服,一个男兵忽然走了进来,要求众人穿好衣服去操场踢球,女兵们来到操场上开始与男兵踢球,雷战与胡志远坐在一边观看,男兵踢球技术非常了得,片刻功夫接连胜了两分,女兵们不甘示弱,继续苦苦与男兵对决,结果依然没有赢球,男兵接连赢了七八分。女兵们并没有气馁,最后反败为胜,雷战没有夸赞女兵,而是每人扣了十分,球赛结束雷战安排女兵们在食堂吃饭,由于食物分配不均匀,女兵们产生了矛盾,胡志远走了进来要求所有人做俯卧撑。谭晓琳对胡志远的做法提出异议,胡志远要求所有人再加一百个俯卧撑就说出原因,待谭晓琳同意,他严肃的指出是雷战安排女兵们在食堂进食,借此考练女兵的团队意识,结果女兵们因为食物分配不公发生争执,因此必须受到惩罚,谭晓琳恍然大悟.

胡志远走了过来,看着叶母愁苦的模样,劝说她尊重叶寸心的意见,不要再要求她按照长辈的要求生活下去。女兵们继续接受训练,集合的时候田果愤愤不平,向训练官提出异议,认为叶寸心受到了特殊待遇,其它女兵纷纷支持田果,认为自己的母亲也可以来部队探视。训练官喝令女兵继续训练,女兵们背负重物顺着山坡向上奔跑,唐笑笑因为体力不支瘫坐在地上,曲比阿卓赶紧过来搀扶,唐笑笑已经累得不行,劝说曲比阿卓不要再管她,沈兰妮也希望队伍继续前进,曲比阿卓愤怒地向沈兰妮咆哮,认为不能抛下队友不管,谭晓琳也赞成曲比阿卓的观点,众人一起努力带着唐笑笑继续前进。

雷战从望远镜里面监视正在爬坡的女兵们,胡志远认为女兵们已经非常团结,雷战不这样认为,他认为女兵们是面合心不和,胡志远开始担心女兵,认为雷战训练过于残酷,长此以往能幸存下来的女兵估计廖廖无几。女兵一路前行直至深夜,一行人来到一片树丛中,四肢疲软继续前行,叶寸心咬牙背着唐笑笑前进,唐笑笑非常内疚,提议要退出训练,她的话刚说完,另外一个女兵埋怨她少说几句话,队伍继续前进,女兵们一至认为雷战肯定在某处地方进行监视。向前走了没多远,几声狼嚎从远处传来,女兵们立即站成一堆端着机枪警戒,迷雾腾腾的树丛中,周围的景象难以辨别。

沈兰妮想起了狼害怕火光,于是提议升火驱赶狼,其它女兵不同意,认为升火会引燃树丛中的干材,谭晓琳提议使用萤光棒,众人拿出萤光棒遇到了一伙敌人,敌人二话不说上前攻击每一个女队员。许多女队员被打倒在地上,唯有叶寸心几人沉稳不乱反击,将几个敌人打倒在地上,眼看几人就要胜利,旁边忽然有人发射麻醉弹,叶寸心等人中弹倒在地上。天色大亮,袭击者将女兵们带到一处营地,为首的领导者赫然是雷战,雷战就像是不认识女兵一样,当场毒打谭晓琳,事后将所有人关进了一间木屋里面。

女兵们被带到一间木屋里面,女兵们都十分惶恐,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田果十分害怕,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忽然间响起了一阵噪声,众人连忙捂住耳朵。噪音停止之后,忽然有一枚炸弹被丢了进来,女兵们十分惶恐。谭晓琳看出来炸弹是一枚催泪弹,劝告众人不要惊慌。女兵们开始接受刑讯训练,谭晓琳被折磨的十分憔悴。老狐狸担心雷战这样做会闹出人命,到那时就麻烦了。但是雷战却表示不这样做,以后如果真的落到敌人手里只怕会面对更加严酷的情形。老狐狸无可奈何只能同意。

谭晓琳被审讯,拒绝回答对方的问题。雷战为了从谭晓琳口中获取情报,竟然要求对谭晓琳注射药物,这让逼供的士兵十分慌张,不敢注射。谭晓琳看到药物也害怕了,询问雷战这是什么药物,雷战命令士兵注射药物,并且继续对谭晓琳逼供。谭晓琳注射药物后十分痛苦,翻滚在地。女兵们听到谭晓琳的痛呼声,表情都十分悲痛,一起发誓绝对不会向敌人低头。一名军医意外的路过营地,结果听到了谭晓琳的痛呼声,让国良十分怀疑。国良来到了屋外看情况,而这个时候谭晓琳不肯屈服,雷战正在派人加大剂量。

国良十分担心,直接闯进了屋子里。看到雷战正在给谭晓琳注射药物,十分震惊,当场指责雷战所作所为太过分。谭晓琳却表示自己还能扛得住,要求继续进行刑讯训练。国良被士兵强行带走,临走前厉声指责雷战所作所为太过分,但是士兵们认为长官做的并没有错误。国良愤然离开,并且表示会向上级禀告这件事情。谭晓琳再次加大剂量,昏迷了过去。雷战派人查看谭晓琳情况,结果谭晓琳却是假装昏迷,直接出手打算反击,但是再次被制住。雷战认为谭晓琳虽然假装昏迷正确,但是随后的反击却太过莽撞,带着谭晓琳来到众人面前训话……

谭晓琳经过刑讯训练以后被雷战带到营地上和队员们集合。雷战对女兵们训话,并且表示刑讯训练艰难无比,身为战俘要有自己随时死掉的觉悟。女兵们感觉到战争残酷,有的女兵直接被吓得哭了起来。雷战同时还说出了如果在战场上被俘虏,那么一定要准备一颗自杀的子弹。听到他这样说,有女兵实在忍不住了,直接哭了起来。女兵提出自己要回家,另外也有许多女兵直接表示自己扛不住压力,打算退出。

田果和欧阳倩说悄悄话,说雷战看人时候的眼光和看到红烧肉差不多,欧阳倩偷偷地笑了起来。雷战忽然走向了一个女兵,直接抓起来她走向一个水缸,直接把对方的头按到了水缸里浸水。女兵呛咳起来,田果和欧阳倩十分害怕,看着路雪十分痛苦的样子。雷战拉过来路雪,直接交给了另外的手下,手下们拉起来路雪把她吊了起来,女兵们大惊失色。老狐狸故意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出训练可能有的危险性,当即就有女兵决定退出,不久之后女兵们就走了一半还多。国良来到首长的办公室,说出了自己的亲眼所见,认为雷战的训练方法太过于残忍,要求改进。

首长支持雷战的训练方法,并且认为只有这样才能锻炼出合格的女战士。国良无奈,只能离开。谭晓琳发现路雪开始发高烧,女兵们都十分着急。有女兵想要出去找医生,但是谭晓琳认为雷战是不会给援助的。国良来到营地要求给女兵们治疗,结果遭到了雷战的拒绝。田果被带到刑讯室,见到男兵们要开始刑讯,田果假装要说出情报,结果直接夺过了一把匕首打算自杀。男兵十分惶恐,连忙夺过了匕首。沈兰妮在被刑讯的时候要求和男兵单打独斗,结果并不是对方的对手。无可奈何之下沈兰妮回到刑讯室,竟然开始装疯起来。国良在隔壁看到了沈兰妮装疯,感觉十分有趣。

沈兰妮开始陷害哈雷,认为哈雷和自己乱发生关系,结果现在就不管自己了。哈雷十分尴尬,因为他和沈兰妮其实没有任何关系。雷战站在审讯室的外面,认为哈雷可能要败给沈兰妮,因为哈雷虽然身手厉害,但是计谋上却可能比不过对方。沈兰妮继续装作和哈雷有一腿的样子,但是趁着对方不备忽然反击,结果差点闯出房间,哈雷连忙制住了沈兰妮。刑讯训练继续进行,雷战要求带来云雀,云雀正是谭晓琳的代号。国良此时也站在审讯室的外面,当即问起来云雀是谁,结果带来之后竟然是谭晓琳。雷战认为谭晓琳既然是教官,那么理应受到更加严酷的对待。

国良其实是暗恋着谭晓琳的,听说之后大惊失色。谭晓琳被带到刑讯室中,坚持不肯吐露机密,结果被电击。国良看到谭晓琳痛苦的样子,非常震惊,当即大闹表示自己要闯进去,但是被雷战的手下拦住。国良表示自己要去控告雷战,但是雷战表示无所谓。谭晓琳被电击,直到昏迷了过去。雷战派人用冷水泼醒了谭晓琳,并把她关押回了木屋。谭晓琳回去之后问起来路雪的情况,得知路雪仍然高烧不退。田果提出来几个人可以进行越狱,沈兰妮很是赞成,但是谭晓琳认为这个方法不可行。女兵们开始准备越狱情况,但是都被监控室中的老狐狸看到了。

深夜女兵们开始准备越狱,雷战发现曲比阿卓提出了越狱计划,十分感兴趣想知道对方打算怎么做。曲比阿卓小心的提出了越狱计划,几个女兵开始行动。天亮的时候,哈雷和同伴发现木屋里面传出了热气,当即明白有事情发生,直接开门看个究竟。结果这个时候女兵们直接冲了出来,袭击了雷战并且抢到了一辆军车,打算逃离。结果雷战带着士兵赶到,及时拦下了几个人。雷战询问是谁提出的越狱计划,叶寸心主动站了出来,雷战当即对叶寸心动手。林国良开始为女兵们检查身体状况,林国良苦劝谭晓琳退出,但是谭晓琳并不同意,两个人产生争执。雷战走了进来,林国良以为谭晓琳是因为喜欢雷战才拒绝离开,雷战十分尴尬。

老狐狸和雷战再次因为训练方式的问题产生争吵,雷战坚持按照自己的训练方式进行,但是胡志远却认为雷战的训练方式太过于残酷了。叶寸心和沈兰妮因为一些事情再次争执,并且开始动手,身边的战友都十分头疼,连忙拉开对方。谭晓琳并不喜欢暗恋自己的军医林国良,这让林国良相当痛苦。这个时候雷战走了过来……雷战告诉林国良,自己和谭晓琳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希望林国良不要误会。谭晓琳打电话回家,谭母接到电话十分开心,谭晓琳表示要父亲接电话,并且询问起来为什么要调动林国良,进入自己基地的事情,但是谭父表示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谭晓琳告诉母亲自己并不喜欢林国良,但是谭母认为林国良是个不错的孩子,大力劝说谭晓琳接受对方。谭晓琳十分无奈,愤愤的挂上了电话。走到外面,谭晓琳的电话被一个男兵听到,谭晓琳询问对方听到了什么,男兵虽然都听到了,但是却说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男兵听到谭晓琳的电话,知道了谭晓琳的身份十分惊讶,没想到谭晓琳竟然是军区副司令的女儿。雷战正在训练自己的投掷,但是因为有心事成绩并不是很好,被哈雷和其他手下嘲笑了一顿,雷战假装生气的赶走了对方。这个时候知道真相的男兵当即来到了雷战身边禀告这件事情,说出了谭晓琳其实是军区副司令女儿的事情,但是雷战不为所动,认为按照以前那样对待谭晓琳就可以了。雷战和手下谈话,询问起来对方的感情问题,结果误以为这个人劈腿了,手下连忙辩解。

雷战这才放心下来,并且交给对方一个任务去执行。林国良偷偷打电话给谭母,告诉了谭母关于训练中的各种残酷事情,这让谭母大吃一惊。林国良当即劝说谭母想办法调走谭晓琳,谭母点头答应。女兵们来到驾驶训练场,上面停放着在各种车辆。女兵们十分好奇,对这些车辆好奇心深重,纷纷打算学会驾驶。

女兵们来到驾驶的训练场训练,看到眼前的许多车辆女兵们十分好奇。有男兵开车车辆展示,女兵们十分好奇。叶寸心问沈兰妮会不会驾车,沈兰妮默不作声。女兵们看着男兵在操场上展示着怎么样驾驶纷纷的赞叹不已。接着所有人开始了自己的驾驶学习,开始有了自己的车辆并且都开始用这辆车在操场上行驶。老狐狸来到训练场,看着女兵们训练十分欣慰。女兵们开始了另外一轮训练,不断地开始攀登墙壁,胡志远和雷战在一旁观察着,都感觉到女兵们的进步很大。

赵处长和自己的部门抓到了一个代号为五步蛇的犯罪分子。赵部长来到审讯室对五步蛇进行审讯,要求对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但是对方却叫出了他的名字。赵处十分吃惊,当即逼问对方的来头。元宝的女朋友接受邀请,并且来到了部队。雷战给所有的女兵开会,告诉她们即将有一位新的教官到来。女兵们十分好奇,纷纷议论。这个时候元宝的女朋友走了过来,这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性。元宝的女友进行了自我介绍,并且表示自己是要教授女兵们关于礼仪方面的姿势。女兵们十分惊诧,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接受这样的训练。女兵们开始了自己的礼仪教程,换上了十分漂亮的衣服,开始训练站姿。教官要求她们站成一排,并且耐心的纠正曲比阿卓的站姿。

随后这位新教官要求女兵们腿中间夹上板子维持站立姿势。田果问起来教官要站立多久,结果这位教官表示最少要站立一个小时,田果吃了一惊,头上顶着的书掉了下来。礼仪教官不仅要求她们站立的非常文雅,同时还教授她们怎么样去微笑……雷战和手下开会,打算进行下一步的训练计划。礼仪训练结束以后,女兵们正在休息,纷纷的议论着这次的课程。结果这个时候老狐狸走了过来,要求女兵们继续进行训练,无可奈何的女兵们只能继续开始了自己的礼仪课程……

女兵们正在休息,结果老狐狸走过来要求女兵们继续训练。李教官表示女兵们需要休息,但是胡志远坚持要女兵们继续进行训练。无可奈何之下李教官只能继续训练,教给大家怎么样开始走路。田果模仿李教官的走法,结果没走几步就摔倒在了地上。唐笑笑之前是文工团工作,走起来台步得心应手,并且走给大家看,十分得意。叶寸心忽然间愤怒起来,表示自己来部队不是做这个的,并且当场甩脱了脚上的高跟鞋。胡志远看到女兵们发生争执,当即走过来要求继续训练。女兵们抱怨起胡志远不了解这样的辛苦,并且起哄要老狐狸和自己一起训练。

老狐狸直接表示自己如果是女人,也一定会参与训练。雷战也走了过来,要求叶寸心继续开始训练,叶寸心只能服从命令穿上了高跟鞋继续训练。谭晓琳和雷战再度展开争吵,谭晓琳愤怒的表示自己不是弱者,结果雷战竟然要求所有的女兵穿着高跟鞋进行十公里越野,女兵们无可奈何只能接受命令。女兵们穿着高跟鞋开始进行越野,雷战和胡志远在一旁冷淡的看着。女兵们咬牙坚持前进,因为高跟鞋的缘故所有人都十分痛苦,但是并没有人说要放弃。天亮的时候所有的女兵才开始回到了营地,老狐狸和雷战看到女兵们居然坚持返回了营地十分惊讶,感觉女兵们非常了不起。

雷战则表示如果这次女兵们完不成任务,那么就要卷铺盖走人了,所以他十分庆幸女兵们都完成了任务。沈兰妮在这次越野中脚部受伤,雷战要求林国良替沈兰妮治疗伤势。林国良听到沈兰妮受伤的原因,十分生气的指责雷战冷酷无情,训练方式根本不科学。林国良给沈兰妮治疗伤势,沈兰妮担心自己会因为伤势的原因被部队开除,坚持不要治疗。雷战走了过来,告诉林国良有两个星期的时间给沈兰妮进行治疗,随后沈兰妮要返回部队接受测试,如果测试不合格就只能回家了。沈兰妮十分担心……

林国良来训练基地替沈兰妮检查伤势,来到训练场的时候,他被隆隆炮火声惊动,看着女兵们在炮声中训练,林国良心中骇然无比,认为训练场的情景赶上了好莱坞大片,胡志远已经对训练场的炮火见怪不怪,笑称要是林国良看到的情景真的是好莱坞大片,训练场每天都在上演大片。

谭晓琳在训练过程意外跌倒,林国良赶紧跑过去查看情况,谭晓琳正训练得起劲,一见谭晓琳过来,立即推开他,脸上满是不悦之色,林国良没有办法,只得让谭晓琳继续训练。

沈兰妮来到林国良身边接受检查,她将小腿露了出来,展示腿上的伤势,林国良看完沈兰妮的腿伤,要求她立即回医院接受检查,沈兰妮担心被部队开除,死活不同意医治。

两人争执不下间,雷战踩着微型运动车过来,询问完沈兰妮的情况之后,他给林国良两周医治时间,到时希望沈兰妮回部队接受测试,沈兰妮见雷战没有开除她,心中大喜之下同意离开部队治疗。

赵处长继续审问五步蛇,从五步蛇口中套出一些资料之后,公安局的几个官员立即进行紧急会议,商议如何办案。

雷战将女兵们带到一处草地上,让所有人趴在地上端枪对准前方,如果谁枪中的子弹壳松落,谁就被扣分。

趁着女兵们训练的时候,胡志远与雷战讨论每个女兵的长处和短处,胡志远提起了叶寸心,雷战认为叶寸心过于好强,谈完叶寸心谈到了沈兰妮,雷战认为沈兰妮由于是学跆拳道,因此仅注重个人作战意识,严重缺乏团队作战意识。

女兵们在草地上训练完换上便装与李小姐相见,李小姐夸赞女兵们学习能力神速,随后让众人走到一间接待室继续接受训练,女兵们走进接待室只觉有些不对劲,但又发现不了何处不对劲。

雷战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开始挨个盘问女兵,他先向田果询问冰箱里的食物,田果由于非常喜欢吃零食,因此对冰箱里的食物印像深刻,待她一个不漏将冰箱里的食物种类说出来,雷战夸赞田果果然是一个吃货。

其它女兵也受到了不同的盘问,待女兵们一一回答完问题,雷战让所有人到户外接受排雷训练。

趁着女兵在户外的草地上排雷,雷战与胡志远离开草地回到了工作室里面,两人开始讨论适合排雷的女兵。

胡志远认为叶寸心与曲比阿卓胆量大,以后适合执行排雷的任务,雷战不同意他的观点,他更欣赏欧阳倩,欧阳倩拥有渊博的化学知识,更利于执行排雷任务。

女兵们继续接受训练,一个男兵拉着一条拉狗询问女兵们如何避开警犬,田果提议走水路,如此一来狼犬便无法跟踪目标,男兵认为田果的提议非常好,轮到唐笑笑回答的时候,她提议分开奔跑,这样一来狼狗只能追一个人。

训练了一阵时日,雷战让女兵们穿上军装,坐着军车进城,女兵们在部队训练很久,还从来没有进过城,一见军车是进城,所有人不由兴奋的议论起来。

军车来到一处烈士纪念馆停下,一名军人走过来接待众人,谭晓琳琅满立即明白了来城市的目的,雷战是打算上一堂抗日战争纪念课。

所有女兵带着鲜花来到纪念馆里面,站成一排倾听工作人员讲解抗日历史,工作人员简短的讲抗日历史说了一遍,最后让女兵们四处浏览一些抗日时期的战争场景,看着场景中一些悲惨的百姓受屠杀场面,女兵们不由含着眼泪升起悲壮之情。

待女兵们浏览完抗日历史资料,雷战将众人召集到户久训话,要求众人勿忘国耻保家卫国。

在他慷慨激昂的讲述下,女兵们不由流下了眼泪,心中早已升起一股爱国豪情,雷战见女兵们流泪,面色威严要求众人不要流泪,身为军人必须有军人的模样,不能像一个弱者流泪,女兵们只觉有些难堪,赶紧抬手擦干了眼泪,雷战要求女兵们戴上军帽对着纪念碑宣誓。在他的带领下,女兵们昂首挺胸慷慨宣誓,发誓要做一名优秀的军人保家卫国。

从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回来,女兵们回到营地继续接受训练,第一软训练是在水池中穿行,由于天空下起了倾盘大雨,女兵们训练受阻,艰难的在地上穿行,大伙正在训练的时候,沈兰妮穿着军装出现在训练场地,要求跟队伍一起训练,胡志远不赞成她的做法,要求她服从雷战的命令停止训练。

林国良替沈兰妮包扎伤口,看着沈兰妮腿上的伤口,林国良感到无奈,认为雷战肯定替女兵注射了什么激素,所以才让沈兰妮痴迷于训练,沈兰妮见林国良无法理解军人精神,于是询问他当初为何当兵,林国良有些无奈,将当兵的原因说了一遍,沈兰妮见林国良无意当兵,于是将自己当兵的原因说了一遍,林国良却始终无法理解沈兰妮所说的使命和责任感。

赵处长继续审讯五步蛇,审讯完后他回到工作室,与手下人调出一个名叫天狼的犯罪人员名单,经过一至商议,决定向部队请求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