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08到2022》:场地条件或影响中国乒羽战绩

进入2021年,搜狐体育视频节目《从2008-2022》奥运访谈开播,第六期节目是从2008到2022之疫情下的乒羽备战。搜狐体育资深记者郭健对话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和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那么,他们究竟都发表了什么观点呢?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说到疫情对于乒羽项目的影响,其实我们可以想去年,十月份在河南郑州总决赛,当时年终总决赛,许欣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经过了半年多的训练,实际上我们自己对自己有一个评判,但是我们也并不了解对手,对手呢,其实也并不了解我们,用刘国梁的话说就是骡子是马,要拉出来溜溜。所以,很有可能是处在,麻杆打狼两头害怕的局面上。但是,我们看了一下2020年的备战,一方面是针对项目进行备战,另一方面,包括国羽,也是在体能上做了很大的冲击。以头号女单陈雨菲为例,当时陈雨菲也是进行了体能的训练,因为曾经陈雨菲在和山口茜的比赛中,因为山口茜是以打不死著称,那么韧性非常强,把中国选手拖得够呛,但是通过了体能,然后陈雨菲应该从去年的一次采访看到,对自己的这个状态也是有一定的信心。”

因为疫情原因,中国羽毛球名将林丹没能赶上20220年东京奥运会,这也着实让外界感到惋惜。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这个真的需要从两个角度来看,比如刘诗雯,刘诗雯其实在2019年下半年,因为伤病的影响,其实下半年她退赛的频次比较高,那么2020年,其实给了她一个调整的机会,彻底没有比赛了,彻底把伤养好,这个其实是大家能够预料之内的。但是还有一个就是值得去揭开答案的,就是因为我们乒乓球队的陪练水平太高了,在2004年2008年那个周期内,当时马龙他们已经在队里当陪练的角色,但是后来想想2012年2016年,马龙和张继科都一年多的时间实现一个乒乓球的大满贯,一年多的时间,那就是他水平达到什么程度,但因为当时有王皓,马琳,王励勤。二王一马,当时他们是国家队的主力,那么他们只能充当陪练,我觉得现在国乒这样的训练水准,平时的训练水准就是大场面,跟去参加国际比赛的半决赛,决赛是一个水平的,那这种就不用说了。刘诗雯,她在队内训练的时候跟那些陪练不同风格的人,有人去模拟伊藤美诚,那跟他打的是什么样的?其实,很多疫情给我们带来的,我觉得让我更有信心了,因为我们的训练水平,任何一个国家,他们打不得了,他们没有那么多优秀的运动员,男队员来给女队员当陪练,所以国外整体上还是有差距的,那么你这个平时训练的效果就会差很多。所以就像去年,先打了世界杯,我觉得就像砍瓜切菜。

“包括到年终总决赛,男单四强里面三个,女单四强里面三个,然后决赛直接会师。我觉得,我们的训练是保证了很高的水准,像马龙,想刘诗雯,最终派出的人选,肯定教练更知道他们在训练中的这种状态,肯定是经过考虑的,比如说怎么去搭配?谁打单打团体?谁打团体?这种情况就是优势,而且疫情导致我们维持这种水准,我觉得可能我们的优势是被拉大了,但是羽毛球可能很难说。因为,力量型打法对我们的冲击是我们招架不住了,当时看里约奥运会女单决赛的时候,马琳打辛度的时候,当时我朋友圈写了一句话,说,哎呀,怎么给我的感觉是看到李元霸在打裴元庆。你必须接受这种打法,她力量型,他不需要那么多技巧,你首先要想到跟他僵持住,或者说你水平比较高,你能控制住让她有力发不出来,但是我们对于那种打法就不太适应。当然,那种打法对于体能伤害也比较大,后来马琳也经常受伤,到现在世界排名也下得比较厉害,我觉得就是一段时期,不同风格对我们带来冲击,我们一定会遇到,但是你怎么去适应,怎么去应对。”

“体能训练很重要,大赛前,记者去采访,大概下午四五点都要结束了,林丹队内会打一些对抗赛,不管输赢,直接打三局,打完之后有的年轻队员已经累得不行了,林丹接着又和其他队员去练一些网前的小技术之类的,但是之前跟他对打的年轻队员,已经累得瘫了,有点爬不起来,这个给我印象就很深。其实你要想达到这种巅峰的级别,你的体能储备,体能付出是在训练中,真的是要成倍的付出,才能在最关键的比赛中帮助你,进入八强,你每场都是打三盘的话。你的体能储备肯定能坚持到决赛。羽毛球队,虽然从金牌数来看,两块金牌,但是我们个个单项受到冲击比较大,奥运周期内,一定在这方面是有所求,有所求改变的,包括19年终总决赛,大家整个年度比赛发挥的不太好,年终总决决赛拿了三块金牌,当时大家就觉得,还是有一效果的,疫情导致一年的躲在暗处了,需要一些比赛来检验。”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实际上,对于很高水平的运动员,疫情的影响对大家的影响其实是均等的,刘诗雯应该是1991年生人,她应该也算是老将了,2019年也是遇到了一些伤病,比赛打的断断续续,但是经过一年的调整,他和许昕的组合从最近的一些视频来看,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准备了,效果还是不错的。此外,国乒也做了一些相应的准备,比如年纪比较大,或者伤病恢复的不好,也会有有b计划。包括今年春夏,也能够抢到足够的积分。”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说到羽毛球,我觉得桃田有的时候,对于胜利的渴望,我觉得没有像以前我们看到林丹,李宗伟那种对胜利那么渴望。2018年终总决赛,当时输了之后,然后桃田跟一堆朋友出去喝酒去了,他不是因为输了比赛不开心,当时就被记者看到了。毕竟,年终总决赛相对特别重要的一个比赛,另外一个今年年初的泰国比赛,日本要参加,就是因为他的阳性导致,日本无法参赛,媒体分析他为什么出去参加一些综艺节目之类的。

我觉得,桃田的自律性到底有多强,对我来说,我觉得,我对这方面是有一点点疑问。对于男单来说,竞争其实最激烈,就算林丹背靠背拿奥运会冠军的时候,他面临的挑战也不小啊,包括李宗伟一直是一个很多挑战的选手,那现在我觉得桃田贤斗统治级,还没有达到当初林李大战那时候的统治级别。就是他不是特别自律的行为,让我觉得他的训练状态,临场发挥成什么样,这都是一个问号。另外,可以参考一下疫情导致日本的很多训练也不是特别正常的,就像濑户大也也是一个。日本的比赛,濑户大也下滑的非常厉害,我现在其实特别想看桃田打正式的国际比赛到底打成什么样的,是19年我印象中那个桃田贤斗吗?我觉得这个是比较自然,特别想看到的一个。”

2月28号,WTT挑战赛开赛,每个协会限报4名选手参加单打比赛,球星挑战赛最多允许四名世界排名前20位的选手参加,每个协会限报6名选手参加单打比赛。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运动员保持自己的状态,需要比赛来进行一定的刺激,或者一定的调动。去年,国际性的比赛也没有闲着,开辟了新的战线,把赛事整合成为世界赛,去年曾经在澳门办过一阵测试赛。本次WTT挑战赛,中国运动员没有去参加,也错失了一个跟这个海外高手对抗的机会,但是另一个方面,要看到一些报道。这个比赛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赛事的整体格调设计,办赛的细节,都有一些瑕疵吧。比赛呢,巡回赛要打,还有挑战赛,积分也要挣,要挣积分的话,只要有比赛,那还是应该去打,只要打比赛,我就想赢。因为后续在中国还有几站比赛,所以错失这一次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尽管中国队未能前往卡塔尔多哈参赛,但是张本智和、伊藤美诚、雨果、林昀儒、郑怡静、奥恰洛夫、李尚洙、郑荣植等名将均已陆续抵达卡塔尔多哈。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去年年底在中国的两站比赛,他们(张本智和)也都参加了,就是展现出来的跟我们对抗,觉得我们对他的大概状态还是有所了解的。第二点,因为防御,选手们也会有所对比,有人就说,去年来中国参赛怎么样,现在这个比赛和中国的防疫政策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我觉得中国队作出不参赛也是正确的,你还是首先要考虑安全,另外一个,觉得一个新的赛事管理上也有些混乱,比如说教练就抱怨,下午都要打比赛了,我连签表都不知道,官网上也查不出来,备战我第一轮对手是谁,这个都不知道,我下午到现场之后才知道我跟谁打。这种情况就不太合适了。”

“包括场地,灯光上也有人抱怨,就觉得好像是我们参加一个娱乐秀,而不是参加一个比赛的感觉。从改革的角度说,我们无从判断这对于一场赛事来说是优是劣,我们只能接过来看。但是对于中国队没有参赛,因为还有别的比赛,我们要是考虑积分的话,我们后面比赛只要正常打的话,我觉得不会出现我们要必须参加低级别比赛赚积分,才能参加奥运会的情况。每个国家的队员都有自己的风格,他们之间打,与和我们打的时候,是两个层面的东西,不能放在一起对比。最主要,我们只要自己打好了,基本问题就不存在了,乒乓球这方面,全世界还是以中国队为主,多数情况下中国队还是作为一个被冲击的位置。”

羽毛球方面,直到五月份才能参加奥运会的积分赛,包括正式的比赛,包括新加坡公开赛,还有亚洲锦标赛,目前中国队面临的一个问题是,男双还没有拿到满额参赛。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男双我们肯定是想拿满额的,该抢积分,就必须抢,这是肯定的。当然了,对于我们一些其他项目,我们现在整个这个队伍整体的平均年龄其实还是相对年轻一些,我觉得有比赛的话,能够夺冠或者取得一个特别自己满意的一个名次,我觉得现在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是积累自信心,让信心进一步提升。石宇奇18年总决赛赢了桃田贤斗,程雨菲19年总决赛赢了,一次比赛、两次比赛,通过多次比赛,建立信心,有可能对手站在对面,他心里已经开始先先打鼓了,我能不能赢?以前,我们很多优势项目就是对手上场之前真的就是,我已经输了,比如说赢一局,或者说多得点分,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如果能够这样,但是这种自信,让对方没有信心,就是建立在不断获胜,所以我觉得只要比赛开始,每场比赛对我们都很重要。”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如果缺乏比赛,就会造成一个局面,你的世界排名会下滑,比如石宇奇,自己的状态不能正确把握,同时对手的状态也不清楚。到了赛场之后,我会发发挥出什么样,两个人交锋一来一回之后会怎么安排,这些都是一个未知数。当然,不管是乒乓球队,还是羽毛球队,我们都有世界上最好、最优秀的训练团队,保障人员,现有的条件之下,我们能够做好这个保障工作,把训练工作完成,等到疫情相对平稳一些,再去争取积分。”

无论乒乓球队,还是羽毛球队,他们接下来的安排最先开始的一个赛事应该都是预选赛。奥运会开始前,全运会的比赛将会率先进行,那么这对于中国乒羽队有什么帮助呢?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有一个说法,世界冠军的好拿,但是全国冠军不好拿,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好像刘国梁也没有拿过全国冠军。通过这个比赛,去调动运动员的状态,其实,国内的比赛比国际比赛还要难打。”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全运会的资格赛,听起来好像那些大牌都很轻松,但不是这样的,因为中国乒乓球发展的实在是太好了,出现过一些名将资格赛打得不好,甚至达不到正赛。去年整个一年,我们缺乏比赛,我们如果在奥运赛场,抽签对面的一个选手就是你之前从来没有面对过的,打法比较诡异,我们能适应吗?这种情况在全运会上都会遇到,这就给中国球员提前打了预防针。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锻炼,到时候在国际赛场遇到了这种情况,大家一定要正确的认识自己,不要因为去年我们世界杯和年终总决赛打得很顺畅,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你必须重视每一个对手,稍有闪失就输了,毕竟11分太快了。就把全运会比赛当作奥运会,别认为这是全运会的资格赛,拿到积分就行了,远远不是这个样子的。”

目前,全世界的疫情都很不确定,如果出现了到东京奥运会开始之前,没什么正式的国际比赛可打,如果万一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国家队运动员的发挥,以及到了奥运会会发挥出什么样的水平呢?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这种比较极端的情况,也不是说不可能存在。去年,我们觉得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应该就会好了,可是到了现在疫情实际上也都没有过去。实际上,中国体育的主管部门,已经是做好了各种各样的预案,都已经做得非常充实了,如果出现了这种极端的情况,我们会有怎么样的应对,甚至说如果万一没有拿到个别的项目席位,我们应该怎样备战!现在都有预案了!”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其实就算真没有比赛的话,我个人觉得不需要太多担心,因为乒乓球已经说了很多了。至于羽毛球,我倒是比较期待看一个人到底会发挥出什么样,一个好像消失的人,谌龙到底会怎么样?因为说大赛经验的话,他在现在这些选手里面,他的大赛经验应该是最丰富的,那么他处于消失期的背后,我觉得他应该没有放弃,没有放弃的话,那将来到底发挥出什么样的能量,我特别期待。如果没有比赛的话,就应该是按世界排名直接决定名额,那就意味着积分赛开始后,尽快拿,不要等到最后再去算积分,那就会很被动了。就算只有一对选手参加,我觉得不用太悲观,比赛嘛,在没有结果出来之前都是有可能的,毕竟我们是有这种实力,而且里约奥运会的时候,当时好像大家对于男单金牌的获得,也不是基于特别大的希望。我们有这样的底蕴,就看临场发挥了,我们处于优势项目的不能说金牌就是我们的,相对来说不被人看好的,也不是没有机会,所以我对谌龙还是比较期待的,就是他站到赛场之后,我们再看会发生一些什么。”

按照以往几届奥运会的惯例,奥运会举办之前,我们都会在举办国开办一个训练营,队伍会提前十天、甚至更早的时间到那里,无论是伦敦还是巴西的圣保罗,都会让运动队有一个适应,无论是时差,气候,饮食各方面。但是东京奥运会,因为疫情方面,我们肯定是无法设置同样的训练营,那这会带来什么影响?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这个可能在客观上有一些变数,或者有一些不可控的因素,因为东京的防疫手册在后续几个月应该还做一些更改,包括运动员如何入境,如何隔离,这些都是一个变数,但对于乒乓球和羽毛球,我们就是金牌之师,还是有一定的底蕴,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闲庭信步,从自己做起,备战的阶段就是以我为主,以我为主之后,客观情况会发生什么,只要我们把自己训练的内容比出来,其实就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了。”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场地影响还是挺关键的,比如说乒乓球,这次也没有什么测试赛了,你对地板、球台的湿度,温度适应,都会带来一些细微的变化,实力肯定是占最主导,但是这些细节考虑进去,就会有一些变动。羽毛球,我们就更不说了,因为之前羽毛球在东南亚的客场,中国羽毛球队战功累累,成绩显赫,但是在东南亚中国队成绩不好,因为就是湿度、温度让你很难适应,那日本的场地到时候会不会也出现这种问题,我觉得细节很重要。另外,羽毛球队新的赞助商可能对我们有一点点好处,因为他是奥运会上器材供应商。最典型的案例应该出现在体操赛场上,人家日本队天天就在这块儿场地,国外选手可能走一遍场,测试时间就结束了。因为没有测试赛了,所以去年参加四国赛,对体操队来说是一个挺有帮助的事情。”

Related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