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只有男人和拳击大熊山顶峰拳馆的拳手之家!

这里海拔将近7000英尺(2134米),这里距离洛杉矶车程2个小时远离城市喧器,这里禁止女人、宠物和孩子进入,这里只有男人和拳击,这里就是大熊山顶峰拳馆,是教练艾博尔桑切斯、根纳季戈洛夫金以及其他拳手共同的家。

基础的重要性“建造一座好房子需要坚实的地基,培养拳手也一样,培养一个好拳手必须从基础抓起”,这是在建筑和拳击执教领域皆有很大成就的桑切斯用了很长时间才想通的一个道理父亲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因此很小的时候桑切斯就接触到建筑这个行业。他9岁的时候就和父亲一起到洛杉矶的建筑工地工作。十几岁时,每个炎热的夏季,桑切斯都是在工地度过的,他在那里指挥和管理工人们干活。

让桑切斯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早晨5点半太阳还没有升起来,他们就要起床去浇筑混凝土,要组织很多人给建筑物打地基。每次打地基时他都很兴奋,因为他知道仅仅6周后,一栋新的建筑物就会奇迹般地建好了。“建造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无论是房子还是拳手。”桑切斯说。

和那些伴随拳击成长起来的人不一样,桑切斯在19岁之前并没有真正走进拳馆,也没有看过正式的拳赛。让他对拳击有所感知的是他父亲曾组织小镇上的孩子们每个月进行一场非正式的拳击比赛。在他父亲看来,拳击比赛不是互相伤害,而是关于怎样进攻和防守的,学会防守和保护自己尤为重要。从这些非正式的比赛中,桑切斯了解到拳击。

19岁时,桑切斯走进一家拳馆,他的初衷只是希望自己变得强壮些。虽然他并不是一个优秀的拳手,但是就像他不是一个优秀的建筑工人,却能从零开始教会那些建筑工人一样,他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老师于是,桑切斯成了一位拳击教练,而且教得很不错,一些拳手在接受桑切斯指导期间战绩都是不败的,还有几位成了世界拳王。

20世纪80年代未期桑切斯在拳击执教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到了90年代,他的建筑生意也成功地赚到了很多钱,于是,桑切斯开始在加利福尼亚大熊湖地区购买地皮和房产。

天桑切斯和父亲在建筑工地工作的时候,他突发奇想:要在一个景色优美、远离尘器的地方给他的孩子们建造一个度假的地方,此外,城市里的拳手也可以到那里训练。很快他就付诸行动,选定了大熊山顶峰拳馆如今的所在地。

大熊山和拳击联系在一起已经很长时间了,有很多拳手都喜欢来这训练。20世纪90年代早期教练拉里古森在这里有一个拳馆,迈克泰森、伦诺克斯刘易斯、奥斯卡德拉·霍亚都曾过来训练。这里备受拳手喜爱有两个原因,一是这里海拔高可以提升他们的忍耐力,二是这里距离城市很远,到达山顶需要走很长一段盘山路,也就是说,一旦你来到大熊山,你基本上会安心留下来训练。

拳馆修建过程中,桑切斯一直希望有一天刘易斯和他的名人堂级教练伊曼细尔斯图尔特能来这里训练,桑切斯甚至精心改造了里面的一些细节,以满足身高6英尺5英寸的刘易斯的需要。

但是还没等竣工,桑切斯突发心脏病,倒在了建筑工地上,多亏抢救及时才捡了一条命回来。一边是建筑,一边是拳击,两边都需要他,桑切斯的身体实在吃不消。病愈后,桑切斯决定舍弃拳击,全身心集中在建筑生意上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会把那个房子建完的。

就这样,在2001年大熊山山顶的房子终于建好了,但是此后将近5年时间里这里是空着的。尽管水、电、煤气和有线电视网络等一应俱全,但是没有人来此居住,桑切斯自己也因为工作繁忙无暇顾及。2007年,他对家人说想把房子卖掉,于是他和儿子做了一个“出售”的牌子放在了门口。

在等待买主的过程中,桑切斯还是有些不甘心,他还是想实现初衷把这里作为一个培养拳手的基地,因此他又开始行动了。此前那个房子更多地被当成了储物间,桑切斯和儿子把东西清理出来,定做了一个拳台,又买来沙袋,焊接了一些储物架,看起来很像一个拳馆了。不过桑切斯自己并不想再回到拳击了,他想把它租给朋友使用。

但是2008年,发生了两件事情,又把桑切斯拉回了拳击。一件事就是德拉霍亚打电话给桑切斯询问是否可以租用这个地方,桑切斯回答“当然可以”,就把“出售”的牌子收起来了之后,霍亚带着他的人来到了大熊山,准备对阵帕奎奥的那场回归战。一旦霍亚开始使用这个地方,不得了了,桑切斯的电话每天都响个不停,好多拳手都要来这里训练。

另外一件事就是美国经济开始衰退,桑切斯之前建造和投资的那些房产都大幅降价,建筑公司做不下去了,于是桑切斯就关了公司,重新回来指导拳手。

桑切斯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拳击中,他的拳馆也有了正式的名字“顶峰”,这是一个吃住和训练一体的地方,拳手可以在这里安心地训练,不受任何打扰。

2010年,一个德国经纪人给桑切斯打电话,说有一个来自哈萨克斯坦名叫根那季·戈洛夫金的拳手正在从加利福尼亚赶往大熊山的途中,他想去拳馆拜见桑切斯。当时戈洛夫金在美国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拳手,桑切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桑切斯第一次见到戈洛夫金的时候,感觉他就像唱诗班的一个小孩。他们坐下来,一起看了戈洛夫金带来的之前的比赛视频。戈洛夫金用他蹩脚的英语、桑切斯用他几乎为零的俄语,再加上手势以及其他肢体语言,两个人总算大致弄懂了对方的意思。之后戈洛夫金回到哈萨克斯坦。

事实上,戈洛夫金团队安排他和桑切斯见面之前,也安排了他与教练弗雷迪罗奇以及罗伯特加西亚的会面。促使戈洛夫金最终选择顶峰拳馆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它的私密性,戈洛夫金喜欢吃饭、睡觉和训练都在一起,如果不想出去的话一天都可以不出去,大熊山正是这样的一个理想所在。

“私密性对于拳馆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能百分百集中在拳击,而不用花费时间在日常生活上,”戈洛夫金说,“我不必花时间在我的家人、朋友、餐厅、电影院,只需要专注于拳击,这样我会有更多时间在拳馆。没有人问我有人要来,你有没有时间,我可以整天都待在训练馆里,这很有必要。”

桑切斯从来不会忘记和戈洛夫金第一次打手靶的场景,“你无法从比赛视频中判断出个人的力量到底多大,但是当他朝你扔出拳头的时候了,当戈洛夫金扔出第一拳的时候,我真正感觉到了疼的滋味,是那种蔓延到脚趾的疼。”从那个时候开始,桑切斯就知道他能和戈洛夫金一起“建造”一些东西。

大约一个月后,桑切斯在拳台旁边的黑板上写下了数字1到12,然后在1的后面写上了穆哈穆徳阿里的名字,空出第二个,又写下了迈克泰森、弗洛伊徳小梅威瑟、舒格雷罗宾逊等。

之后桑切斯转向戈洛夫金,“我保证,如果你给我三年时间,没有任何间断,那么我保证你会在这个位置,所有拳手中排名第二。桑切斯指着黑板上空白的地方,目光坚定地说。

戈洛夫金用更加刻苦训练作为回应,2013年12个月中有10个月他是在“顶峰”度过的,远离家庭,远离亲朋,只是在拳击中生活和呼吸。5年之后,戈洛夫金的职业战绩刷新为35胜0负,被很多拳迷所熟知。

顶峰拳馆除了常客戈洛夫金外,还有大约10到12名拳手在此居住和训练。拳馆有明确的规定:严禁女人、宠物和孩子进入,因为桑切斯认为这些只会打扰拳手正常训练,“我们的生活和训练很有规律,拳手自己烹饪和洗衣服,每周我会带着他们去商店购物一次,我们每天都训练,其中早上7点的晨跑是必修课…

来顶峰训练的拳手一般都有很高的水平,来这是想集中精力全面提升一下。如果来的拳手是很有知名度、收入很高的,桑切斯会收取一定的费用,再把这些钱用于训练那些有潜力但是无力支付费用的拳手,“要培养有潜力的拳手,他们和戈洛夫金一起居住和训练,有一天他们也会成为拳击巨星的。”这是桑切斯接下来要实现的目标。

虽然不是每个拳手都能适应这种高海拔,也不是每个拳手都喜欢顶峰封闭的环境,但是在桑切斯和戈洛夫金看来,顶峰是最好的,是他们梦想开始的地方,是他们共同的家。

自从2010年,戈洛夫金所有比赛包括与阿瓦雷兹的两次大战的备战都是在顶峰完成的,是顶峰成就了戈洛夫金,同时戈洛夫金也成就了顶峰。

Related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