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惹的祸该谁挨板子 热议羽毛球女双输球事件

当地时间7月31日上午,中国女双组合田卿/赵芸蕾在小组赛最后一轮比赛中,意外输给丹麦组合莱特/彼德森,最终名列D组第二。按照比赛规则,上半区是A组第一对C组第二,B组第一对D组第二,如果A组的于洋/王晓理最后一轮战胜韩国队取得小组第一,两对中国选手就很有可能提前在半决赛相遇。

关尹:这好似一个“多米诺骨牌效应”。D组田卿/赵芸蕾的输球让A组于洋/王晓理选择输球来“争”小组第二,以求避免与队友分在同一个半区。这样一来,如果发挥好,两对选手可以会师决赛,无疑大大增加了夺金的系数。同理,两对韩国选手也不愿提前“自相残杀”。而C组的印尼组合不想当小组第一,是因为不愿在八进四时,就碰上世界排名第一的于洋/王晓理。

高兴:我觉得,她们一定研究得很透彻,心中有张对阵图还有一台计算机。而我们只能借助图表才能搞清楚。不管什么队,总想着利益最大化:不要碰强队,不要碰自家人。

关尹:我觉得,身为世界排名第一的于洋/王晓理,完全可以更自信一些。自身实力在,又何必担心这担心那?如果只剩一对中国组合打进决赛也能夺冠,更能说明金牌的含金量。

高兴:其实想穿了,故意输球后的最好结果是一金一银,如果正常打,很可能是第一第三。总之,要拿第一,总归要碰韩国。于洋/王晓理的优势还是很大的。

羽毛球在英国不愁观众,这里毕竟是羽毛球项目的起源地,英国人爱看球,同样也懂球。两场“问题”女双比赛,看台上的观众们嘘声连连,赛后纷纷要求退票。

关尹:现代奥运会被越来越多地指责蒙上了金钱等场外因素,变得更加功利、世俗。作为运动员本身,首先自己要维护这项运动、这项赛事的纯洁和尊严。如果你自己都不尊重,别人如何来尊重?

高兴:有人认为,于洋/王晓理是在“合理利用规则”,既然已经小组出线,还有什么必要去拼个你死我活?暂且不谈什么大道理,现场6000多名观众买票进场,不是来看一场结果早已决定、过程如此丑陋的比赛的。那些口口声声“合理利用规则”的人,如果换做你是现场观众,你还会这么想吗?如果换做你是故意输球的受害者,你还会这么想吗?

关尹:一场可以打两个小时的比赛,仅仅20分钟就“输”完了,不仅挑战的是奥林匹克,挑战的也是所有观众的底线,简直是赤裸裸、无所顾忌的作假,谁给了她们这样的勇气?一场没有道德准绳、失去运动精神的假球,极大地损害了中国体育的形象和脸面。有人说,这样的做法是“为了国家”,我们真需要这样的金牌吗?

高兴:另外,我觉得如果这在主场作战,兴许还有观众会理解。但我相信,绝大多数观众看到这样的放水法,绝对是不满意的。更何况是外国观众了,嘘声,太正常了。

伦敦奥运会羽毛球比赛实行了新赛制,不像往届那样直接淘汰赛,而是先要打小组赛,小组前两名进入八强。不过国际羽联并未考虑将同一国家的两对选手分在不同半区,由此也埋下了隐患。

关尹:我很快联想起这样一个故事——18世纪,英国将囚犯运往澳洲做工。运输承包给私人,一开始政府按上船时所运的人数付费,船主为牟暴利严重超载,囚犯死亡率奇高。后来政府改制:由上船时按人数付款,改为下船时按人数付款。很快,死亡率骤降到1%。

关尹:伦敦奥运的羽毛球制度,是一个逼得“好人作恶”的制度。将奥运会非集体的球类项目改革成小组赛制形式,羽毛球项目是第一个吃螃蟹的。这样的安排大概更多的是出于增加场次、提高门票收入的考虑。但通过实践来看,这个改革对这项运动本身来说并不成功。球员当然要承担消极比赛的责任,但规则制订者也必须反思:“坏的制度”才是产生不公平竞争的根源。

高兴:实际上,即便实行小组赛,国际羽联也完全可以考虑得更周全些。比如最后一轮同时开打,至少要做假就不会那么方便了;比如小组赛后,采用二次抽签重新决定对手。假如有这样的考虑,于洋/王晓理的悲剧恐怕就不会上演了。

中国羽毛球队的“问题球”、“默契球”其实早已存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叶钊颖半决赛受命故意输给队友龚智超,只因后者打决赛的另一名外国选手马尔廷更占优势;今年的亚锦赛,半决赛林丹面对陈金,便宣布因腰伤退赛,这样的状况此前也曾多次上演。而陈金在决赛中轻取队友,也赚取足够积分搭上伦敦奥运末班车。

关尹:刚才也说到,于洋/王晓理为何连输球都敢如此肆无忌惮?恐怕很重要的原因是,从李永波统治下的中国羽毛球队以往的表现来看,人为操纵比赛结果,已经成为这支球队的“传统”和“惯例”,队员们已经习惯了“假打”,而且还会为这种行径戴上高帽子——是为了团队的“整体利益”。高兴:奥运会之前,头号男单林丹也曾陷入过舆论的口水之中。从2011年开始到2012年上半年,短短一年半时间,林丹7次退赛,帮助谌龙、陈金先后获得奥运门票。给人的感觉是,只要碰上队友,他就会“疲劳”、“受伤”、“不在状态”。

关尹:其实外界已经在一次次质疑羽毛球队的做法是否“有违体育精神”,但由于这些比赛影响不及奥运会,而且让给的是本国的队友,最后都不了了之。尽管林丹本人屡次否认“故意让球”,但不可否认的是,频繁的退赛,至少让林丹健康、阳光的形象受损,进而也影响到中国羽毛球的声誉。为何开幕式不让林丹做中国代表团的旗手?恐怕也有这方面的影响吧。

有一句话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中国羽毛球队多次“玩火”,如今终于玩大了。当然,这一次的苦头也够他们吃的。

当事人于洋、王晓理在事后均表示,“只是因为受伤”、“只是选择利用规则放弃比赛”,指责国际羽联“无情地打碎了我们的梦想”,于洋甚至表态将就此退役。总教练李永波的态度则是:接受处罚,并向球迷道歉。

关尹:我们当然知道,选择这样一种输球方式,肯定不是两名运动员自己所能决定的,某种程度上她们也是受害者牺牲品。但看完两人的表态,还是忍不住从同情转为失望。

高兴:但凡中国羽毛球碰到类似情况,必扯上“伤病”。奇怪的是,早不伤晚不伤,偏偏这个时候伤?这样的伤,很蹊跷,更难服众,还有为自己找借口的巨大嫌疑。所以,我还是期待看她们将来写的自传。若干年后吧。

关尹:在事件被曝光、引起广泛热议后,于洋、王晓理一再强调“伤病”、“合理利用规则”,连一句基本的道歉都没有,确实让人很失望。她们甚至把自己打扮成“壮士”的形象,她们真的没有一点错吗?难怪有网友评论道,难道现在连打假球也如此理直气壮了?

高兴:我甚至觉得,她们这样说,有自身原因,也有其他因素。毕竟,她们的实力本来不需要躲这个躲那个的,她们心里是有气的。

关尹:她们都说,国际羽联的处罚“无情地打碎了我们的梦想”。梦想,一个多么美好词啊。梦想是什么?梦想应该是阳光的,不是灰暗的;梦想应该是纯洁的,不是有杂念的;梦想应该是光明正大的,不是不择手段的。否则,就是侮辱“梦想”!

至于网络上,还有一些人在指责中国代表团为何不申诉,不为运动员争取权利,这就更加可笑了。赛制固然有漏洞,难道就表明自己可以明目张胆去钻?

高兴:在李永波的字典里,只有“赢”这个字,至于用什么手段,他会一直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调动自己的最大能量。他从来不否认内部的让球,也从来不避讳在国际大赛中诈伤,故意输球也是家常便饭。处罚之后,他总算道歉了,但仅仅这样轻描淡写的一两句道歉,我觉得不够。

关尹:中国体育代表团已经发表声明,尊重国际羽联处罚,并对有关人员进行调查,将根据调查结果做出相应处理。我们都在等待着这个调查和处理。如果处理不好,类似的事件将来肯定还会再发生。我觉得,这比琢磨能多拿几块金牌更加重要,它关系的是一项运动的未来、一个团队的纯洁,一个国家的荣誉。

羽毛球女双前天A组和C组两场比赛出现球员消极比赛情况。起因是D组最后一轮中国组合田卿/赵芸蕾输给丹麦组合,名列D组第二。

如果比赛结果为:A组于洋/王晓理胜郑景银/金荷娜C组河贞恩/金旼贞胜波莉/乔哈里

A1于洋/王晓理(中国)A2郑景银/金荷娜(韩国)C2波莉/乔哈里(印尼)C1河贞恩/金敏贞(韩国)决赛B1郑舒幸/钱玉琴(中华台北)B2藤井瑞希/垣岩令佳(日本)D2田卿/赵芸蕾(中国)D1莱特/彼德森(丹麦)

实际比赛结果为:A组于洋/王晓理负郑景银/金荷娜C组河贞恩/金旼贞胜波莉/乔哈里

A1郑景银/金荷娜(韩国)A2于洋/王晓理(中国)C2波莉/乔哈里(印尼)C1河贞恩/金敏贞(韩国)决赛B1郑舒幸/钱玉琴(中华台北)B2藤井瑞希/垣岩令佳(日本)D2田卿/赵芸蕾(中国)D1莱特/彼德森(丹麦)

由此可见,于洋/王晓理一旦获胜,将与队友田卿/赵芸蕾分在一个半决赛区,可能提前火并。

如果于洋/王晓理获胜,而河贞恩/金旼贞获胜,两对韩国组合将在四分之一决赛提前相遇。见于洋/王晓理消极比赛,郑景银/金荷娜也消极比赛。见于洋/王晓理消极比赛名列小组第二之后,D组的韩国组合河贞恩/金敏贞和印尼组合波莉/乔哈里也消极比赛,以期获得小组第二名,从而在四分之一决赛中避开于洋/王晓理。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