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全站 · 2021年10月27日 0

于芬检举周继红

我认为周继红不可能侵吞于芬的奖金,财务中心应该有帐可查,不能随便瞎说的,一山难容两虎,周继红的执教成绩明摆着,于芬可以另外找路,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不要埋怨,不要在奖金问题是纠缠。

周侵占不可能.财务制度不允许.要说有,就只能说分配不公的问题.分配不公也不是周一个人说了算.于芬可能是有才,只是太锋芒毕露了.我想她在跳水队站不住脚,不光是和周不和的问题,跟别的教练肯定关系也不怎么容洽.如果她当领队,只会出现她一枝独秀的状况.

我信。你们这些人呐怎么老是不相信领导?当时领钱现场就有好多领导在,我签完字领了钱大家就到隔壁把钱分了。我真的没多拿。不信阎世铎可以作证,虽然老阎说话是相当的不靠谱,但他基本上还是个好同志嘛。所以组织上派他给俺作证,敬请全国人民放心。

两个能人为什么不能形成合力,怎么搞得让成天掐架呢!给他们一点良性竞争的机会和工作平台吗!

这种捕风捉影的人,业务再好也不能用,白猫黑猫的时代应该过去了,用人还要讲究德才兼备

先从发放奖金的出纳查起,于芬没有指定别人,出纳凭什么让别人代领,一查就清楚。

这事应该没完啊。无论周是否侵占奖金,都得有人承担责任。周侵占了,周犯法;周没侵占,则于芬污告,于芬犯法。现在的情况怎么没了下文!

总局的答复只是解释周没有拿钱,却没有解释是不是按照规定发放。避重就轻! 其实给周100个胆子她也不敢明目张胆拿钱,但是却可以在定发放标准时刁难。

有能力的人,有丰富教练经验的人,有显著成绩的人,在业务方面没有问题的人,为什么不能为国家队效力。 难道真的要浪费如此人才吗? 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希望于芬出国执教,带领自己的队员打败中国吧

个人私利不足,拿国家利益出气,恶毒至极,这是要毁了中国跳水队。于芬,永远不能再回国家队!

除非于芬脑残,不然肯定不会编个故事举报,她又不是芙蓉姐姐。所以举报的事实是肯定存在的。

检举信举例说,2000年悉尼奥运会结束之后,湖北省对夺得女子3米板金牌及3米板双人银牌的伏明霞进行了奖励,按理,于芬作为伏明霞 的主管教练,也同样会有奖励,但于芬却一直未能拿到。直到后来才从湖北体育局领导得到回答:“于芬的奥运会奖金全部交到了国家队领队周继红手上。” 2000年悉尼奥运会湖北给予教练的奖金是,金牌30万,银牌20万!

于芬简历:现清华跳水队总教练,原国家队副总教练,带过的弟子有伏明霞、郭晶晶、劳丽诗和周吕鑫等。

当年年仅18岁的于芬却选择了走向执教之路。在湖北队当教练的第八个年头,由于手下队员李清获得汉城奥运会女板亚军,于芬被评为高级教练,成为当时国内最年轻的高级教练。[详细]

1996亚特兰大奥运会后,总局解散了国家跳水队,失去队员的于芬只好选择了去清华担任主教练,开始尝试体教结合之路。后来重建跳水队,总教头徐益明和副总教练于芬都被排除在外,由前奥运会金牌得主、也是徐益明的学生的周继红担任领队。自此之后,于芬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中国跳水队的名单上。

1998年伏明霞的复出使得于芬重燃希望。经过几次一波三折的国内选拔赛后,伏明霞终于入选奥运会阵容。然而国家队却对于芬说了“不”,并对伏明霞说,除了于芬,别的教练你随便选择。就这样,一手助伏明霞复出的于芬无缘了悉尼奥运赛场。

2001年在北京举办了世界大会,拥有参赛权的清华跳水队派出了王睿参加了女子跳台的比赛,而她同样遇到了和国家队员配对双人赛的问题,这一次于芬没有让步,在和国家队协调未果之后,王睿退出了双人比赛。这使得名单已经上报的国家队极为被动,最后不得不临时让已经四年未登十米台的郭晶晶冒险上跳台与蔡玉燕配双人跳,最后虽然顺利拿下了金牌,郭晶晶也没出什么问题,但两家的关系无疑已经降至冰点。

2008年1月15日,著名跳水教练于芬在她的博客中透露:“去年下半年我已正式向总局领导提出重返国家队的申请。”她在博客上写道:“我提出重返国家队的主要理由有:我先后指导过5届奥运会比赛,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中国跳水经过了几代人的艰苦努力才有今天的辉煌,作为一个被国家培养了几十年的有经验的教练员,在祖国最需要我为之奉献的时候,我责无旁贷,我愿意加入08奥运为国争光的行列中去……为国家荣誉携手共进,共创辉煌。”

2008年1月25日,游泳中心正式招开微型发布会,副主任李维波发表声明:“根据备战工作的总体安排,中心认为没有调整教练班子的必要。”。

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知道我的回归面临着层层阻力,但究竟是个人利益重要,还是国家利益至上?我坚信,总局领导会给我一个圆满答复的!”她同时声称自己执教能力强于周继红,并称不会与周继红发生矛盾。

3月12日,沉寂了半个月的于芬再次向媒体投掷“舆论炸弹”:将周继红告到纪委。这次不光是能否回归国家队执教的问题,而是奖金问题,从此揭开了“奖金风波”的序幕。

周继红简历:湖北武汉人,1965年生,上小学时,练习体操,1977年入武汉体育馆业余体校改练跳水,同年进入湖北队,亚博全站1982年入选国家队。1986年7月退役后,回湖北任教,后入北京大学英语系学习。1990年毕业后继续在国家跳水队任教,现任中国跳水队领队。

中国跳水第一个奥运冠军、国际泳联名人堂中的第一个中国人、北京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唯一的女领队……

2008年1月28日,于芬向体育总局提交了对周继红的检举信。从信中可看到在伏明霞、郭晶晶、劳丽诗、周吕鑫、林跃、王鑫及何姿这7名队员的身上,均存在着于芬本应拿到的奖金,但只拿到15.7万元,其余都没能拿到的问题。

李永波也面临过手下集体“背叛”的厄运。当年的好兄弟李矛等人一纸诉状递交到总局,揭发他的种种问题。2006年,李永波曾经的好兄弟李矛与很多队员李永波存在经济问题,李矛也因此走上了离开国家羽毛球队的不归路。

雅典奥运会可谓中国体操队的滑铁卢,雅典奥运会之后,中国体操队开始了变革,这也造成了“中国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的权力被架空”传闻的风行,并引发出高健、黄玉斌师徒二人爆发个人矛盾的传闻,特别是一封体操界内部人士的公开检举信在上海媒体刊登,更是将高、黄二人矛盾公开化。